? 《轉輪圣王經》又一經典小楷- - 書法字典

《轉輪圣王經》又一經典小楷

所屬分類:古代碑帖集

      此處所介紹的此處所介紹的《轉輪圣王經》其影響和知名度雖不及《靈飛經》,但是至少有兩點與后者相似:一是它曾長期被指認為唐鐘紹京的作品;二是它亦被鐫入叢帖中(如清代歙縣鮑漱芳的《安素軒法帖》即收有此經),一度流傳頗廣。      
      鐘紹京,字可大,據說是鐘繇后裔。生活于唐初,過世時年逾八十,時人呼為“小鐘”。新、舊《唐書》均有傳。宋曾鞏的《元豐類稿》日:“紹京字畫妍媚,遒勁有法,誠少與為比。”米芾的《書史》則稱紹京書“筆勢圓勁”。但除了《升仙太子碑》碑陰有其題記外,后人幾乎難識其廬山真面目。于是,便有好事者或射利之徒將某些寫的較為出色的經生書法說成是鐘紹京之作品。
      據啟功先生考證,《靈飛經》被系于鐘氏名下足始于元袁桷以后的事。而《轉輪圣王經》不知自何時起亦被冠以鐘紹京之名,但是可以肯定,此亦后人臆度之論,不足為憑。
    此《轉輪圣下經》卷,紙本,尺寸為 289.5×23.5厘米,凡一百八十五行,行十七字,曾著錄于吳榮光《辛丑銷夏記》卷一。款署“貞觀廿二年十一月十日。用大麻紙七張二 □。銀青光祿大夫行家令臣閻立本”。但細察此款,所謂“銀青光祿大夫行家令臣閻立本” 一句屬于后人所添,不真,蓋字畫商們意欲借閻立本之名以抬高字卷之價耳。另外,卷中屢書唐太宗名諱,“世”字、“民”字皆不缺筆。不過,這一點無損于經卷的真實性、可靠性。因為據啟功先生考證,“避諱缺其點畫,始自高宗之世”(參閱《啟功叢稿·題跋卷》第二百九十五頁)。此作書于“貞觀廿二年十一月十日”,正好處在唐高宗登基并開始避諱之前,因而,其中沒有缺筆也屬自然、正常之事。
    此卷前后題跋共有十八處,從中可以看出,欣賞者不乏知名人物,如元代仇遠,明代韓逢禧,清代梁章鉅、張之洞、李文田、吳大澂、趙之謙等。而在元人題跋中有一條曰: “……虎林盛彪……錢塘仇遠、同郡曹良史,至元甲午二月十一日同觀于困學齋。”困學齋屬鮮于樞齋名。雖難以據此認定此物即是鮮于樞的藏品,但至少可以說它曾為鮮丁樞寓目過。
    今觀此卷書法,上承陳隋正楷遺風,兼收歐、虞兩家筆韻,超凡脫俗,引人入定。其用筆勻凈遒勁,結體疏密開合適度,允稱初唐寫經之精品,堪與《善見律》、《靈飛經》等媲美。學書者問津于此,必當豁然開朗,收事半功倍之效。
     此《轉輪圣王經》經文似未收入《中華大藏經》、《大正藏經》等大型佛藏叢書中,而筆者于佛教典籍絕無研究,因而于句讀過程中頗有勉為其難之感。此釋文中,訛誤在所難免,敬祈讀者諒之,并祈賜教為幸。其影響和知名度雖不及《靈飛經》,但是至少有兩點與后者相似:一是它曾長期被指認為唐鐘紹京的作品;二是它亦被鐫入叢帖中(如清代歙縣鮑漱芳的《安素軒法帖》即收有此經),一度流傳頗廣。      
      鐘紹京,字可大,據說是鐘繇后裔。生活于唐初,過世時年逾八十,時人呼為“小鐘”。新、舊《唐書》均有傳。宋曾鞏的《元豐類稿》日:“紹京字畫妍媚,遒勁有法,誠少與為比。”米芾的《書史》則稱紹京書“筆勢圓勁”。但除了《升仙太子碑》碑陰有其題記外,后人幾乎難識其廬山真面目。于是,便有好事者或射利之徒將某些寫的較為出色的經生書法說成是鐘紹京之作品。
      據啟功先生考證,《靈飛經》被系于鐘氏名下足始于元袁桷以后的事。而《轉輪圣王經》不知自何時起亦被冠以鐘紹京之名,但是可以肯定,此亦后人臆度之論,不足為憑。
      此《轉輪圣下經》卷,紙本,尺寸為 289.5×23.5厘米,凡一百八十五行,行十七字,曾著錄于吳榮光《辛丑銷夏記》卷一。款署“貞觀廿二年十一月十日。用大麻紙七張二 □。銀青光祿大夫行家令臣閻立本”。但細察此款,所謂“銀青光祿大夫行家令臣閻立本” 一句屬于后人所添,不真,蓋字畫商們意欲借閻立本之名以抬高字卷之價耳。另外,卷中屢書唐太宗名諱,“世”字、“民”字皆不缺筆。不過,這一點無損于經卷的真實性、可靠性。因為據啟功先生考證,“避諱缺其點畫,始自高宗之世”(參閱《啟功叢稿·題跋卷》第二百九十五頁)。此作書于“貞觀廿二年十一月十日”,正好處在唐高宗登基并開始避諱之前,因而,其中沒有缺筆也屬自然、正常之事。
     此卷前后題跋共有十八處,從中可以看出,欣賞者不乏知名人物,如元代仇遠,明代韓逢禧,清代梁章鉅、張之洞、李文田、吳大澂、趙之謙等。而在元人題跋中有一條曰: “……虎林盛彪……錢塘仇遠、同郡曹良史,至元甲午二月十一日同觀于困學齋。”困學齋屬鮮于樞齋名。雖難以據此認定此物即是鮮于樞的藏品,但至少可以說它曾為鮮丁樞寓目過。
     今觀此卷書法,上承陳隋正楷遺風,兼收歐、虞兩家筆韻,超凡脫俗,引人入定。其用筆勻凈遒勁,結體疏密開合適度,允稱初唐寫經之精品,堪與《善見律》、《靈飛經》等媲美。學書者問津于此,必當豁然開朗,收事半功倍之效。
     此《轉輪圣王經》經文似未收入《中華大藏經》、《大正藏經》等大型佛藏叢書中,而筆者于佛教典籍絕無研究,因而于句讀過程中頗有勉為其難之感。此釋文中,訛誤在所難免,敬祈讀者諒之,并祈賜教為幸。

下一篇: 敬客楷書《王居士磚塔銘》書風娟秀、暢朗瘦勁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