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yh8gn"><bdo id="yh8gn"></bdo></optgroup>
    <nav id="yh8gn"><code id="yh8gn"></code></nav>
    <form id="yh8gn"><dd id="yh8gn"></dd></form>
    <menu id="yh8gn"><strong id="yh8gn"></strong></menu>

  • <nav id="yh8gn"><strong id="yh8gn"></strong></nav>
      <address id="yh8gn"></address>

      歐陽詢《竇娘子墓志》骨秀神清 、森森焉若武庫之矛戟

      所屬分類:古代碑帖集

          《竇娘子墓志》全稱《大唐故泰州諸軍事泰州刺史侯使君夫人竇氏(娘子)墓志》,貞觀十一年立,1958年出土于陜西省旬邑縣。現存陜西省旬邑縣博物館。墓志蓋拓片邊長五九厘米,盞頂題“大唐故泰州諸軍事泰州刺史侯使君夫人潞國太夫人竇氏墓志”一十五字,五行,行五字,陽文篆書,有方界格。墓志石拓片邊長五八厘米,志文二二行,滿行三二字,共四百六十八字,楷書,有方界格,無撰書人名。

          依據墓志所述,竇娘子卒于貞觀六年,歸祔于貞觀十一年。由此可斷,此墓志書寫時間也應在貞觀六年至十一年這五年間,也就是歐陽詢76-81歲間。然此間歐陽詢所書的楷書作品則有《九成宮醴泉銘》、《張崇碑》、《溫彥博碑》、《陰符經》等,均屬晚年“人書俱老”的純青之作,筆法精熟,結字嚴謹,氣質老成。而《竇娘子墓志》所呈書跡雖酷似歐書,然通篇氣質韻味卻顯得異常“稚嫩”,無法與此間所書的《九成宮醴泉銘》、《溫彥博碑》等同日而語。《竇娘子墓志》是否為歐書有待進一步考證。


       

      釋文:

          大唐故泰州諸軍事泰州刺史侯使君夫人 竇氏墓志夫人諱 娘子扶風平陵 人也觀津肇其世族安成資其家慶 安豐魏其才稱不世廣國長 君退讓行己自爾蟬冕交映徽猷無絕 祖 弘魏新野扶風 二郡太守建昌縣 開國公風度閑舉氣識詳濟不以豪右自居不以財望矜物父 璨 京兆郡丞 隋 - 襄州 長史文武兼資風云蘊秀祗服盛業丕承家緒夫人育慶含章承規履素婉嫕淑慎式穆中閨 內柔外莊 統家有制 仰素箴訓俯綜工業紃組必殫其能饘饐無闕于禮百兩言歸 永隆克配 六行昭備四德光宣孝敬自衷率由斯至及丁哀疚殆不勝喪糞土貨財寶重仁義分徹家產散給宗親奉上虔恭接下慈惠禮無愆物德不匱身天道徒言輔仁虛設 以 貞觀 六年六月廿二日卒于 九城宮 時年八十 以 十一年二月廿九日 歸祔于 豳州 - 三水縣 - 仁安鄉 山禮也夫人神機外舉清爽內融教子義方 親勞慈勖宦成名立并曳龜組第五子 君集兵部尚書潞國公 出車總眾雄略英謨論道經邦寄深衡宰踐霜露而增感泣風樹而長號懼海田岸谷鏤茲陰版乃為銘云世祿相仍家傳戚里揜映門伐 蟬聯貴士惟祖惟考教義行己福祿如茨慶源不已挺生淑媛含章內映婉娩蘭情優柔 葸 性喜慍不形闈門流詠母道克昌子(孫) 繁映高門長戟惟人無競嗟乎逝者埋魂楚琴 松驚風迥月野煙深 千秋萬祀蘭菊徽音。

          《竇娘子墓志》主為時任兵部尚書、潞國公侯君集之母寶娘子,志蓋所題因侯君集封爵而稱潞國太夫人。寶氏祖弘,魏新野、扶風二郡太守,父璨,京兆郡丞、隋襄州長史,均未見載史籍。據墓志文可知寶、侯兩族的世家聯姻關系,并知君集父嘗任泰州諸軍事泰州刺史,可補史闕。竇氏為扶風平陵人,自稱為西漢孝文帝竇皇后后裔,貞觀六年卒于麟游九成宮,年八十,十一年歸拊侯氏祖籍旬邑,當是從侯氏祖塋而與君集父合葬。侯君集為豳州三水(今陜西旬邑》人,早年以武勇入秦王李世民幕府,成為關隴集團干將,數從征伐,參與謀議。是玄武門之變的主要策劃者之一,李世民郎皇帝位后封為潞國公,貞觀四年遷兵部尚書,十一年封陳國公,拜吏部尚書,十三年征高昌任交河道行軍大總管,十七年圖形凌煙閣功臣,同年因與太子承干謀反被殺。有傳見《舊唐書》卷六九《新唐書》卷九四。志文以“陰版”一詞代稱墓志,頗為罕見。

          墓志之引人關注處乃是其書法風格頗類歐陽詢手筆,結體右傾,字形瘦長,鋒棱外露,險峻刻厲,特別是“禮、光、克、絕、已、九、也、兆”等字的“乙”法,“考、野、乎、丁”等字皆表現為隸書的兼方帶圓的用筆特式,儼然是“骨秀神清、森森焉若武庫之矛戟”的歐書面貌,尤其與《仲尼夢奠帖》《卜商帖》《張翰帖》《千文帖》及《皇甫誕碑》最為形神相似,而與腴潤有致、渾穆高華、點畫工妙、意態精密的《化度寺故僧邕禪師舍利塔銘》與《九成宮醴泉銘》等略不相合。所以從書寫時段與風格考察,多顯纖軟稚嫩面貌,少見精熟老成氣象,或緣摹刻不佳而不盡爽愜,如“義”字過于欹斜,“山”字中豎、“禮”字“乙”筆,皆有起筆纖軟的感覺,疑是傳承歐書衣缽之高手所為,恐非率更親筆(《書法叢刊》二○○七年第三期考為歐陽詢所書)。然而即便如此,其書法仍不失為初唐楷書的上品,且可以作為研習歐書的良好摹本。


      上一篇:虞世南《孔子廟堂碑》虞書廟堂貞觀刻,千兩黃金那購得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