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bwvi4"><object id="bwvi4"></object></button>
    <th id="bwvi4"><big id="bwvi4"></big></th>

      <button id="bwvi4"></button><button id="bwvi4"><tr id="bwvi4"><u id="bwvi4"></u></tr></button>
      1. <dd id="bwvi4"><track id="bwvi4"></track></dd>
        <dd id="bwvi4"></dd>

        虞世南《孔子廟堂碑》虞書廟堂貞觀刻,千兩黃金那購得

        所屬分類:古代碑帖集

             虞世南  陳永定二年(公元558年)——唐貞觀十二年(公元638年) 字伯施,會稽余姚人,官至秘書監永興公。書法與歐陽詢齊名,并稱“歐虞”,或稱其與歐陽詢、褚遂良、薛稷為初唐四大家。

            《孔子廟堂碑》,為虞世南撰文并書寫,是其最著名的代表作。原碑立于唐貞觀七年(633年)。碑高280厘米,寬110厘米,楷書35行,每行64字。碑額篆書陰文“孔子廟堂之碑”六字。碑文記載唐高祖五年,封孔子二十三世后裔孔德倫為褒圣侯,及修繕孔廟之事。為虞世南六十九歲時所書。此碑筆法圓勁秀潤,平實端莊,筆勢舒展,用筆含蓄樸素,氣息寧靜渾穆,一派平和中正氣象,是初唐碑刻中的杰作,也是歷代金石學家和書法家公認的虞書妙品。“僅拓數十紙賜近臣”(清楊賓《大瓢偶筆》)。據傳此碑刻成之后,車馬集碑下,捶拓無虛日。未幾火燼毀,武周長安三年(703),武則天命相王李旦重刻又毀。唐刻拓本今罕見。

            拓片有三種:(一)宋代王彥超摹刻本,因石在陜西西安,謂之“西廟堂碑”(又稱陜西本),字跡腴潤。(二)元代至元間摹刻本,因石在山東城武,謂之“東廟堂碑”(又稱城武本),字跡瘦硬。(三)清代臨川李宗翰藏本,原為元代康里氏所藏,有謂東西二廟堂初拓合為一本,然筆畫與二廟堂多有不合者。據〈增補校碑隨筆〉判斷,“若非原石也是相王旦重刻之石”。此拓本被稱為“臨川四寶”之一,今在日本。現藏日本東京三井文庫。此外據載有曲阜本、饒州景江書院本,今皆不傳今據此三本互為校勘,并參以虞書其它刻本,校補其殘缺,使成“無缺字放大本”,或可表現虞世南書原刻風貌。宋黃庭堅有詩贊曰:“虞書廟堂貞觀刻,千兩黃金那購得。”


        虞世南《孔子廟堂碑》李宗瀚藏本 日本三井紀念美術館藏

          關于三井藏有唐拓本《孔子廟堂碑》,不能不提到三井高堅,本世紀初,日本三井財團中有名三井高堅(字宗堅,號聽冰)者,好藝事,嗜鑒藏,因挾雄厚之資,委其好友、著名篆刻家河井荃廬(仙郎)往中國,大肆搜羅中國金石碑刻,獲取珍貴罕見的中國古代善本碑拓百余種,其中唐字孤本十數,宋拓則愈半百,皆秘藏于其聽冰閣中,一時名播遐邇。然因其所藏深不露,與世隔絕達六十多年,故一般多僅聞盛名而鮮知其詳,更無一飽眼福。直至近年,方移入財團法人性質的東京中野上高田的三井文庫。人們通過文庫定期的公開展示,方得稍窺一斑,其中包括久藏著的唐拓本虞世南《孔子廟堂碑》。

        虞世南《孔子廟堂碑》乾隆、嘉慶年間拓本如下:

           

            虞世南《孔子廟堂碑》的藝術特點


        一、虞世南《孔子廟堂碑》的用筆

            《書概》:“論唐人書者,別歐褚為北派,虞為南派。蓋謂北派本隸,欲以此尊歐褚也。然虞正自有篆之玉筋意,特主張北書者不肯道耳”。“有篆之玉筋意”一語道破虞書用筆之天機。虞書筆鋒銳利而用筆奔放飄逸,給線條增加了極大地張力和彈性。

            《書概》又云:“永興書出于智永,故不外耀鋒芒,而內涵筋骨”。董其昌云:“虞永興嘗自謂于道字有悟。蓋于發筆處出鋒如抽刀斷水,正與顏太師錐畫沙屋漏痕同趣。”《芳堅館題跋》:“右軍內懨法,惟伯施用之渾然無跡。”

            《孔子廟堂碑》的點畫非常之簡約,但不簡單。初看似乎沒有什么“技法含量”,露鋒起筆,回鋒收筆。仔細觀察其線條像天生的美人不施粉黛、不事雕飾,卻精神內斂、端莊典雅。尤其是一些主筆畫,如長撇、長捺,請爽而勁健;橫折處用轉筆法,線條厚實、遒勁,是對“外柔內剛”的最好詮釋,所有這些全得力于篆法用筆。篆法用筆,在唐楷中本就寥寥無幾,而象虞世南在《孔子廟堂碑》中運用的如此純熟、自如,更屬鳳毛麟角。

            虞世南在《筆髓論.契妙》篇對用筆有一段的精辟論述:“且筆妙喻水,方圓喻字,所視則同,遠近則異,故明執字體也。”他認為,字體(形)的無常無定,猶如盛水的器皿可方可圓,用筆就應當如水一樣隨方就圓,如是才能“合于妙”,達到“質”與“跡”的統一,符合“稟陰陽而動靜,體萬物以成形”的規律。好一個“筆妙喻水”,道盡用筆之精髓。

            虞世南《孔子廟堂碑》的整體筆法屬于尚圓一脈,圓而富有韻味;體裁屬方,方而不露。筆圓體方,謂之遒;體方而用圓,而謂之逸。正如趙宦光在《寒山帚談》中說:“虞世南用筆第一,正鋒善圓,結構善逸”。十分確切、精到。

        二、虞世南《孔子廟堂碑》的結體

            虞書橫平豎直是一大特點。趙宦光《寒山帚談》:“唐已前字未始有曲,唐已后字始開曲之門戶。”而虞書橫平豎直的特點,則恰恰是對魏晉遺韻的繼承,與虞世南同時代并稱“初唐四杰”的另外三家,不是以“曲”求新,就是以“險峻”取勝;極盡欹側之能是。虞書橫平豎直這一特點,正好是其在《筆髓論》《契妙》中,“心正氣和,則契于妙”,“和”即“中”也、“正”也,沖和之謂道,妙在無為的思想的體現。而在后人看來就是“沒有特點”,也因此虞書在后代很少受到關注:論歐、褚技法的文章不勝計數,論虞書者寥寥無幾;再加之橫平豎直本身容易寫板,就更顯得“聊無趣味”了。其實后人只注意了線條的外形“橫平豎直”,沒有注意到線條內在的“質”的含蘊,即所謂的君子藏器于身,無修行者豈能識見。

            虞世南楷書結構較“松”、較“散”實為一病;而對于《孔子廟堂碑》來說,也許是個優點。虞世南在《筆髓論》《契妙》中,對字形、字體結構提出了“字雖有質,跡本無為,稟陰陽而動靜,體萬物以成形,達性通變,其常不主。”的辨證思想。以這種辨證思想的觀點來看,這種“較”松、“較”散,從容的結體,正好與《孔子廟堂碑》的文本內容相契合,很好地體現了儒道兩家所由之而來的“易文化”的精髓,即崇尚沖和、崇尚變化的思想。

        趙宦光《寒山帚談》:“仿真楷書,必遵虞、歐方為正法。論粗跡,虞得一筆法,歐得一字法。語其妙,則虞結在肺腑,歐結在肢節,大不侔也。虞專內略外,歐事外失內,故俗眼左虞右歐,正自不然”。

            “虞結在肺腑”、“虞專內略外”,在《孔子廟堂碑》中的突出體現。

            一是字內筆畫之間搭接少、留白多,顯得空靈、通氣,使有些字內顯得特別空闊。二是通過線條變化留出大片空白,比如他常把寶蓋的橫勾寫得稍長為下部留氣,包圍、半包圍結構的字的框型都比較寬。三是撇捺舒展地外拓擴大字內空間。四是左右結構的字有意拉開距離留白。幾乎每個字他都會依據字型,通過伸縮筆畫、筆畫變形、調整筆畫的疏密造成對比、造成空白,并且那些“白”的區域大都是相連的。結實潤澤的線條,與“留白”產生了一種對比關系。那些連通的“白”與“黑”,整體感覺空靈、瀟灑。正如莫云卿所言:“虞書氣秀色潤,意和筆調,外柔內剛,修媚自喜。”五是字體頎長、富有仙骨道風,瀟灑飄逸之美。如:“固天縱以挺”,“ 固”字中的大“口”,左上角、右下角斷開留白,字內外的“白”連成一片;小“口”的左上角斷開留白。“危遜”,“ 危”字第四筆主撇不與第三筆橫搭接。“一匡末運”等等。

        三、虞世南《孔子廟堂碑》的點畫特點

            橫平豎直是《孔子廟堂碑》一大特點。笪重光《書筏》“格方而棱圓,棟直而綱曲,佳構也”。是對橫與豎在楷書中作用的最好詮釋。“格方而棱圓”指框架方,棱角圓。“棟”即棟梁,一字之中的橫豎筆畫,為一個字之中的棟梁,棟梁不能不正、不能歪斜。“綱”即綱維,即其他點畫,與字內空間。如果棟梁欹斜,綱維曲屈,字就難以站立起來。


        上一篇:智永《真草千字文》氣韻飛坮,優入神品 高清晰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