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千年書法理論精髓

所屬分類:書法文章

中國千年書法理論精髓 全在這了!


一、字如其人/立品為先

●書畫清高,首重人品,品節即優,不但人人重其筆墨,更欽仰其人。清.松年《頤園畫論》

●立品之人,筆墨外自有一種正大光明之概。清.王妤

●且其浩浩落落之懷,一皆寓于筆墨之際,所謂品高,韻自勝焉。 張沅《石濤畫語錄》

●古人論書云:一須人品高,二須師法古,是書之法,學者習之,故當熟其手,必先修諸德以熟之以身,德而熟之以身, 書之于手,如是而為書焉。《書法三味》

●學書者有兩觀:曰觀物,曰觀我。觀物以類情,觀我以通德。清.劉熙載《藝概》

●凡人各殊氣血,異筋骨。心有疏密,手有巧拙,書之好丑,在于心手。唐.張彥遠《法書要錄》

●夫書稟乎人性,疾者不可使之令徐:徐者不可使之令疾。東漢.蔡邕《石室神授筆勢》

●正書法,所以正人心也,所以閑圣道也。明.項穆《書法雅言》

●故書也者,心學也;寫字者,寫志也。清.劉熙載《藝概〉

●學術經論,皆由心起,其心不正,所動悉邪。柳公權曰:心正則筆正。明.項穆《書法雅言》

●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書尚青而厚,清厚要必本于心行。不然,書雖幸免薄濁, 亦但為他人寫照而已。清.劉熙載《藝概》

●得時不如得器,得器不如得志。唐.孫過庭《書譜》

●品高者,一點一畫,自有清剛雅正之氣;品下者雖激昂頓挫,儼然可觀,而縱橫剛暴,未免流露楮外。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 凡善書畫者,未有不品學兼長,居官更講政績聲名,所以后世貴重。清.松年《頤園論畫》

● 筆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為本。是則理性情者,書之首務也。清.劉熙載《藝概》

● 手與神運,藝從心得。其志一于書,軒冕不能移,貧賤不能屈,浩然心得,以終其身。宋.朱文長《續書斷》

● 欲書之時,當收視反聽,絕慮凝神,心正氣和,則契于妙,心神不正,書則欹斜;志氣不和,字則顛仆。唐.虞世南《筆髓論》

● 故書也者,心學也;寫字者,寫志也。清.劉熙載《藝概》

● 學術經論,皆由心起,其心不正,所動悉邪。柳公權曰:心正則筆正。明.項穆《書法雅言》;

● 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書尚青而厚,清厚要必本于心行。不然,書雖幸免薄濁,亦但為他人寫照而已。清.劉熙載《藝概》

● 得時不如得器,得器不如得志。唐.孫過庭《書譜》

● 品高者,一點一畫,自有清剛雅正之氣;品下者雖激昂頓挫,儼然可觀,而縱橫剛暴,未免流露楮外。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 凡善書畫者,未有不品學兼長,居官更講政績聲名,所以后世貴重。清.松年《頤園論畫》

● 筆性墨情,皆以其人之性情為本。是則理性情者,書之首務也。清.劉熙載《藝概》

● 手與神運,藝從心得。其志一于書,軒冕不能移,貧賤不能屈,浩然心得,以終其身。宋.朱文長《續書斷》

● 欲書之時,當收視反聽,絕慮凝神,心正氣和,則契于妙,心神不正,書則欹斜;志氣不和,字則顛仆。唐.虞世南《筆髓論》

● 覽田天地之心,推圣人之情,則疑論之中,理俗儒之諍東漢.趙壹《非草書》

● 喜即氣和而字舒,怒則氣粗而字險,哀即氣郁而字斂,樂則字平而字麗。情有重輕,則字之斂舒險麗亦有深淺,變化無窮。元.陳繹曾《翰林要訣》

● 人貌有好丑,而君子小人之態,不可掩也,言有辯訥,而君子小人之氣,不可欺也。書有工拙,而軍君子小人之心,不可亂也。蘇軾《書論》

● 高韻深情,堅質浩氣,缺不可以為書。 清.劉熙載《藝概》;

● 夫書者,英杰之馀事,文章之急務也。雖其為道,賢不肖皆可學,然賢能之常多,不肖者能之常少也,豈以不肖者能之而賢者遽棄之不事哉!宋.朱文長《續書斷》

● 夫人靈于萬物,心主于百骸。故心之所發,蘊之為道德顯之為經綸,樹之為勛猷,立之為節操,宣之為文章,運之為字跡。明.項穆《書法雅言》

● 人品既殊,性情各異,筆勢所運,邪正自形。明.項穆《書法雅言》

● 故以道德,事功,文章,風節著者,代不乏人,論世者,慕其人,益重其書,書人遂并不朽于千古。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二、臨摹入門/循序漸進

● 初學不外臨摹。臨書得其筆意,摹書得其間架。臨摹既久,則莫如多看,多悟,多商量,多變通。清.周星蓮《臨池管見》

● 唯初學者不得不摹,亦以節度其手,易于成就,皆須是古人名筆,置之幾案,懸之座右,朝夕諦觀,思其用筆之理,然后可以摹臨。南宋.姜夔《續書譜》

● 麓臺云:畫不師古,如夜行無燭,便無入路。故初學必以臨古為先。清.秦祖永《繪事津梁》

● 學書之法,非口傳心授,不得其精。大要臨古人墨跡,布置間架,擔破管,書破紙,方有功夫。明.解縉《學書法

●先學間架,古人所謂結字也;肩間架即明,則學用筆。間架可看石碑,用筆非真跡不可。清.馮班《鈍吟書要》

● 臨池之法:不外結體,用筆。結體之功在學力,而用筆之妙關性靈。茍非多閱古書,多臨古貼,融會于胸次,未易指揮如意也。能如秋鷹博兔,碧落摩空,目光四射,用筆之法得之矣!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 故學書全無貼意,如舊家子弟,不過循規蹈矩,飽暖終身而已。清.錢泳《書學》

● 學書者,既知用筆之訣,尤須博觀古貼,于結構布置,行間疏密,照應起伏,正變巧拙,無不默識于心,務使下筆之際,無一點一畫,不自法貼中來,然后能成家數。清.馮武《書法正轉》

● 先資政公曰:凡書未成家者,宜日與古貼為緣,無論何貼,皆足以范我筆力。清.梁章鉅《學字》

● 學書須步趨古人,勿依傍時人。學古人須得其神骨,勿徒其貌似。清.梁巘《平書貼》

● 凡臨古人書,須平心耐性為之,久久自有功效,不可淺嘗輒止,見異既遷。清.梁章鉅《學字》

● 取法乎上,僅得乎中,人人言之。然天下最上的境界,人人要到,卻非人人所能到。清.周星蓮《臨池管見》

● 石湖云:學書須是收昔人真跡佳妙者,可以詳視其先后筆勢輕重往復之法,若只看碑本,則惟得字畫,全不見其筆法神氣,終南精進。南宋.陳槱《負暄野錄》

● 石刻不可學,但自書使人刻之,已非己書也,故必須真跡觀之,乃得趣。北宋.米芾《海岳名言》;

● 故凡得名跡,一望而知為何家者,而通篇意氣歸于本家者,真跡也。一望知為何家之書,細求以本家所習前人法而不見者,仿書也。清.包世臣《安吳論書》

● 學書時時臨摹,可得形似。大要多取古書細看,令入神,乃到妙處。惟用心不雜,乃是入神要路。北宋.黃庭堅《論書》

● 凡臨古人始必求其似,久久剝換,遺貌取神。清.王淑《論書滕語》

● 每習一貼,必使筆法章發透入肝膈,每換后貼,又必使心中如無前貼。積力即久,習過諸家之行質,性情無不奔會腕下,雖曰與古為徒,實則自懷杼軸矣。清.包世臣《藝舟雙輯》

● 臨書易失古人位置,而多得古人筆意;摩書易得古人位置,而多失古人筆意。 南宋.姜夔《續書譜》

● 初學書類乎本,緩筆定其行勢,忙則失其規矩。晉.王羲之《筆書論十二章》

● 又學時不在旋看字本,逐畫臨仿,但貴行,住,坐,臥常諦玩,經目著心。久之,自然有悟入處。信意運筆,不覺得其精微,斯為善學。南宋.陳槱《負暄野錄》

● 且一食之美,惟飽其日,倘一觀而悟,則潤于終身。唐.張懷灌《六體書論》

● 學古人書,須得其神骨,魄力氣格,命脈,勿徒貌似而不深求也。清.梁巘《學書論》

● 臨摹用工,是學書大要,然必先求古人意指,次究用筆,后像行體。清.朱履貞《學書捷要》

● 不泥古法,不執己見,惟在活而已矣。清.鄭板橋

● 臨摹古人不在對臨,而在神會,目意所結,一塵不入,似而不似,不容思議。明.沈灝《畫塵》

● 自運在服古,臨古須有我。兩者合之則雙美,離之則傷神。清.王淑《論書滕語》

● 吾書雖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踐古人,是一快也。北宋.蘇軾《論書》

● 學書一字一筆須從古貼中來,否則無本。早矜脫化,必規矩,初宗一家,精深有得。繼采諸美,變動弗拘。斯為不掩性情,自辟門經。清.梁巘《學書論》

● 凡臨摹須專力一家,然后以各家總覽揣摩,自然胸中饜飫,腕下精熟。久之眼光廣闊,志趣高深,集眾長以為己有,方得出群境地。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 習古人書,必先專精議一家。至于信手觸筆,無所不似,然后可兼收并蓄,淹貫眾有,亦決不能自成一家,到得似來,只為此家所蓋,枉費一生氣力。清.王淑〈論書滕語〉

● 若但株守一家而摹之,久之必生一種習氣,甚或至于不可響遠。茍能知其弊之不可長,于是自書精意,自辟性靈,以古人之規矩,開自己之生面,不襲不蹈而天然入聲,可以揆古人而同符,即可以傳后世而無槐:而后成其為我而立門戶矣。清.沈宗騫〈芥舟學畫編〉

● 只學一家,學成不過為人作奴婢;集眾長歸于我,斯為大成。《翰林粹言》

● 學書須臨唐碑,到極勁鍵時,然后歸到晉人,則神韻中自俱骨氣,否則一派圓軟,便寫成軟弱字矣。清.梁巘《學書論》

● 今之學書者,自當以唐碑為宗。唐人門類多,短長肥瘦,各臻秒境;宋人門類少,蔡,蘇,黃,米,俱有毛疵。學者不可不知也。清.錢泳《履園叢話》

● 舊他拓本與拓手精,則肥瘦不失,精神充足,而緊要在執筆得法,執筆不得法,縱令臨古人墨跡,皆無是處也。清.梁巘《學書論》

● 古人學書不盡臨摹,張古人書于壁間,觀之入神,則下筆時隨人意。學書即成,且氧于心中無俗氣,然后可以作,示人為揩式。北宋黃庭堅《論書》

● 故學必有法,成則無體,欲探其奧,先識其門。有知其門不知其奧,未有不得其法而得其能者。唐.張懷瓘《六體書論》

● 近人不知其用力所自出,專攻近體,可謂數典忘祖矣,焉能卓然以自立哉!清.范公勉《書法述要》

● 近代以來,殊不師古,而緣情棄道,才記姓名,或學不該贍,聞見又寡,致使成功不就,虛費精神。自非道靈感物,不學說以今方新,學書以古方樸。清.范公勉《書法述要》

●近世士人多學今書,不學古書,務取媚好,氣格全弱,然而以古并之,便覺不及;豈古人心法不傳而規模形似,不足以得其妙乎。宋.周行己《浮止集》

● 學一半撒一半,未嘗全學;非不欲全,實不能全,亦不必全也。清.鄭板橋;

● 學者貴于慎取,不可遂為古人所欺。清.吳德旋《初月樓論書隨筆》

● 不善學者,即圣人之過處而學之,故蔽于一曲。今世學《蘭亭》者,多此也。北宋.黃庭堅《論書》

● 古人筆法淵源,其最不同處,最多相合。李北海云:似我者病。正以不同處求同,不似處求似,同于似者皆病也。清.惲壽平《甌香館畫跋》

● 大抵下筆之際,盡仿古人,則少神氣;專勿遒勁,則俗病不除。所貴熟習精通,心手相應,斯為美矣。南宋.姜夔《續書譜》

● 用力到沉著痛快處,方能取古人之神,若一味仿摹古法,又覺刻劃太甚,必須脫去摹似蹊徑,自出機軸,漸老漸熟,乃造平淡,遂使古法優游筆端,然后傳神。清.宋曹《書法約言》

● 臨摹古人,須食古而化,獨自成家。明.李流芳

● 若執著成見,凝滯于胸中,終不能參以活法運用,雖參活法,亦自有一定不易之勢。奔放馳驟,不越范圍,所謂師古而不泥于古,則得之。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作書須自家主張,然不是不學古人;須看真跡,然不是不學碑刻。清.馮班〈 鈍吟書要〉

● 可與談斯道矣!東晉.衛鑠《筆陣圖》

● 古人有言;隨人學人成舊人,自成一家始逼真。北宋.黃庭堅《論書》

● 學書六要;一氣質,二天資,三得法,四臨摹,五用功,六識鑒。六要俱備,方能成家。清.朱履貞《學書捷要》

● 作書要發揮自己性靈,初莫寄人籬下,凡臨摹各家,不過竊取其用筆,非規矩形似也。近世每臨一家,止摹仿其筆畫;至于用意入神,全不領會。要知得形似者有盡而領神味者無窮。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 故思翁有“謬種流傳,概行掃卻”之說,最有功初學。若已入門庭,則當曰:與其過而棄之,毋寧過而存之。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書法無他秘,只有用筆與結字耳。用筆近日尚有傳,結字古法盡矣。變古法須有勝古人處,都不知古人,卻言不取古法真是不成書耳。清.馮班《鈍吟書要》

● 若分布少明,即思縱巧,運用不熟,便欲標奇,是未學走而先學趨也。明.項穆《書法雅言》

● 觀能書者,僅得數字揣摩,便自成體。無他,專心既久,悟其用筆,用墨及結體之法,供我國運用耳。清.朱和羹《臨池心解》

● 凡學書者得其一,可以通其馀……北宋.歐陽修《試筆》

● 學書易少年時將楷書寫定,始是第一層手。清.梁巘《學書論》

● 凡作字須熟觀魏,晉人書,會之于心,自得古人筆法也。欲學草書,須精真書,知下筆向背,則識草書法,草書不難工矣。北宋.黃庭堅《論書》

● 古之善書者,必先楷法,漸而至于行草,亦不離乎楷正。宋.歐陽修《歐陽文忠公文集》

● 學書須先楷法,作字必先大字,楷書既成,乃縱為行書;行書既成,乃縱為草書。學草書者,先習章草,知偏旁來歷,然后變化為草圣。學篆者亦必由楷書,正鋒既熟,則易為力。學八分者,先學篆,篆既熟,方學八分,乃有古意。明.豐坊《學書法

● 凡學書字,先學執筆……若初學,先大書,不得從小。晉.衛鑠《筆陣圖》

● 古貼字體大小,頗有相徑庭者。如老翁攜幼孫行,長短參差,而情意真執,痛癢相關。清包世臣《安吳論書》

● 作書起轉收縮,須極力頓挫,筆法既得,更多臨唐貼以嚴其結構。清.梁巘《學書論》

● 若氣質薄,則體格不大,學力有限;天資劣,則為學限,而入門不易;法不得,則虛積歲月,用功徒然;工夫淺,則筆畫荒疏,終難成就;臨摹少,則字無師承,體勢粗惡;識鑒短,則徘徊今古,胸無成見。清.朱履貞《學書捷要》

● 初作字,不必多費諸墨。取古拓善本細玩而熟視之,既復,背貼而索之。學而思,思而學,心中若有成局,然后舉閉而追之……清.宋曹《書法約言》

書法備于正書,溢而為行草。未能正書,而能行草,猶未嘗莊語,而輒放言,無是道也。北宋.蘇軾《論書》

● 旭常云:或問書法之妙,何得其古人?曰妙在執筆,令其圓暢,勿使拘攣;其次識法,須口傳手授,勿使無度。所謂筆法也,其次在布置,不慢不越,巧使合宜;其次變通識懷,縱合規矩;其次紙筆精佳。五者備矣,然后能齊古人。唐.蔡希綜《法書論》

● 初學字時,不可盡其形勢,先想字成,意在筆前。一遍正其手腳,二遍須學形勢,三遍須令似本,四遍加其遒潤,五遍每加抽拔,使不聲澀。晉.王羲之《筆勢論》

● 若泛學諸家,則字有工拙,筆多失誤,當連者反斷,當斷者反續,不識向背,不知其止,不悟轉換,隨意用筆,任筆賦形,失誤顛錯,反為新奇。南宋.姜夔《續書譜》

● 初學條理,必有所事,因象而求意。終及通會,行所無事,得意而忘象。故曰由象識心,象不可著,心不可離。明.項穆《書法雅言》

● 夫人工書,須從師授。必先識試勢,乃可加功;功勢既明,則務遲澀;遲澀分矣,無系拘踞;拘踞既亡,求諸變態;變態之旨,在于奮斫;奮斫之理,資于異狀;異狀之變,無溺荒僻;荒僻去矣,務于神采;神采之至,幾于玄微,則宕逸無方矣。唐.張懷瓘《玉堂禁經》

三、形神相依/意境為重

●形者,其形體也;神者,其神采也。宋.袁文

●形者,神之質地;神者,形之用也。是則形稱其質,神音其用;形之與神,不得相異。南北朝.范縝《神滅論》

● 神即形也,行即神也。是以形存則神存,形射則神滅也。南北朝.范縝《神滅論》

● 夫神在形似之外,而形在神氣之中。形不生動,其失則板;生外形似,其失則疏。故求神似于型似之外,取生意于形似之中。明.高廉

● 取意舍形,無所求意。故得其形,意溢于形;失其形,意云何哉?明.王履

● 學書之要,唯取神,氣為佳,若模象體勢,雖形似而無精神,乃不知書者所為耳。宋.蔡襄《宋端明殿學士蔡忠公文集》

● 書之心,主張布算,想像化裁,意在筆端,未形之相也;書之相,旋折進退,威儀神采,筆隨意發,既形之心也。明.項穆《書法雅言》

● 夫字以神情為精魄,神若不如,則無態度也;以心為筋骨,心若不堅,則字無勁健也;以副毛為皮層,副若不圓,則字無溫潤也。神,心之用也。唐.李世民《指意》

● 書之妙道,神采為上,形質次之,兼之者可紹于古人。南朝.王僧虔《筆意贊》

● 故之書道玄妙,必資于神遇,不可以力求也;機巧必須于心悟,不可以目取也。清.馮武《筆髓》

● 其有一點一畫,意態縱橫,偃亞中間,綽有馀裕,結字峻秀,類于生動,幽若深遠,煥若神明,以不測為量者,書之妙也。唐.張懷瓘《評書藥石論》

● 為書之體,須入其形,若坐若形,若飛若動,若往若來,若臥若起,若愁若喜,若蟲食木葉,若利劍長戈,若強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霧,若日月,縱橫有可象者,方得謂之書矣。東漢.蔡邕《九勢》

● 書肇于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氣立矣。東漢.蔡邕《石室神授筆勢》

● 古人作書,于聯絡處見章法;于灑落處見意境。清.周星蓮《臨池管見》

● 至若磔髦竦骨,短截長,有似夫忠臣抗直補過匡主之節也;矩則軌轉,卻密就疏,有似夫孝子承順慎終思遠之心也;耀質含章,或柔或剛,有似夫哲人行藏知進知退之行也。唐.張懷瓘《書斷》

● 夫心合于氣,氣合于心;神,心之用也,心必靜而已矣。唐.李世民《指意》

● 成形結字,得形體不如得筆法,得筆法不如得氣象。《翰林粹語》
● 要使筆落紙上,精神能沖其中,氣韻目暈于外。似生實熟,圓轉流暢,則筆筆有筆,筆筆無痕矣。清.華琳《南宗訣秘》

● 故有筆法而有生動之情,有墨氣而有活潑之致。清.丁皋《寫真秘訣》

● 蓋法高于意則用法,意高于法則用意,用意正其神明于法也。清.劉熙載《藝概》

● 風神者,一須人品高,二須師法古,三須紙筆佳,四須險勁,五須高明,六須潤澤,七須向背得宜,八須時出新意。則自然長者如秀整之士,短者如精悍之徒,瘦者如山澤之矍,肥者如貴游之子,勁者如武夫,媚者如美女,欹斜如醉仙,端楷如賢士。南宋.姜夔《續書譜》

● 夫字以神為精魄,神若不知,則字無態度也;以心為筋骨,心若不堅,則字無勁健也;以副毛為皮膚,副若不圓,則字無溫潤也。唐.李世民《筆法訣》

● 有功無性,神采不生;有性無功,神采不實。。《翰林粹語》

● 書道只在巧妙二字,拙則直率而無化境矣。明.董其昌《畫禪室隨筆》

● 機者,傳奇之精神;趣奇,傳奇之風致。少此二物,則如泥人土馬,有生形而無升氣。李漁《閑情偶記》

● 所謂神品,于吾神所著故也。 明.懂其昌《畫禪隨筆》

● 學術通 于學仙,鐘神最上,鐘氣此之,鐘形又此之。

● 書貴入神,而神有我神他身之別。入他身者,我化為古也,入我神者,古化為我也。清.劉熙載《藝概》

● 書畫之妙,當以神會,難可以形器求也。 宋.沈括《夢溪筆談》

● 真在內者,神動于外,是所以貴真也。《莊子》

● 然智者無涯,法不固定,且以風神骨氣者居上,妍美工用者居下。唐.張懷瓘《書藝》

● 書之大局,以氣為主;字字有骨肉筋血,以氣充之,精神乃出。 姚配中氣韻有發于墨者,有發于筆者,有發于意者,有發于無意者。發于無意為上,法于意次之,發于筆又次之,發于墨下矣。清.張庚

● 提要之要,以己之神,取人之神也。清.丁皋《寫真密訣》

● 意,先天,書之本也;象,后天,書之用也。清.劉熙載《藝概》

● 作字要手熟則氣神完實而有余韻,于靜中自是一樂事。宋蘇軾《東坡題跋》

● 不求形似,正是潛移造化而于天游;近人只求形似,欲似所以愈離。清.惲壽平《甌香館畫跋》

● 書要力實而氣空,然求空心于其實,未有不透紙而能離紙者也。

● 書要心思微,魄力大。微者條理與字中,大者磅礴乎字外。清.劉熙載《藝概》

● 玄妙之意,出于物類之表;淵深之理,伏于查冥之間;豈常情之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測。非有獨聞之聽,獨見之明,不可議無聲之音,無形之相。唐.張懷瓘《書藝》

● 陽氣明而華壁立,陰氣大而風神生。晉.王羲之《述天臺紫真傳授筆法》

● 有筆有墨謂之畫,有韻有趣謂之筆墨,瀟灑風流遺之韻,盡變窮奇謂之趣。清.惲壽平《甌香館畫禪》

● 筆底深秀,自然有氣韻,有書卷氣。清.蔣驥《傳神秘要》

● 氣有清濁厚薄,格有高低雅俗。清.劉熙載《藝概》

● 書尚清而厚,清厚要必本于心行。不然,書雖幸免薄濁,但亦為他人寫照而已。清.劉熙載《藝概》

● 古人論詩之妙,必曰沉著痛快。惟書亦然,沉著而不痛快,則肥濁而風韻不足;痛快而不沉著,則潦草而法度蕩然。明.豐坊《書訣》

● 筆墨酣暢,意趣超古。清.吳歷

● 仆曰:文則數言乃成其意,書則一字已見其心,可謂得簡易之道。欲知其妙,初觀莫測,久視彌珍,雖書已緘藏,而心追目極,情猶眷眷者,是為妙矣。唐.張懷瓘《文字論》

書法惟風韻難及......。清.左因生《書式》

● 夫翰墨及文章至妙者,皆有深意以見其志覽之即了然。唐.張懷瓘《書議》

● 沉者,下筆不浮,刻入紙中也;螢者,如孤月流天,無云翳也;清者,非謂瘦與寒也;肥者,亦有清氣也,在參古貼而得之。《書法三味》

● 臨不測之水,使人神清;登高萬仞之山,自然意遠。唐.張懷瓘《書斷》

● 凡書貴有天趣……明.孫文融《書畫題跋》

● 吾善養吾浩然之氣。戰國《孟子.公孫丑上》

● 凡論書氣,以士氣為上。若婦氣,兵氣,村氣,市氣,匠氣,腐氣,傖氣,鯡俳氣,江湖氣,門客氣,酒肉氣,疏筍氣,皆士氣之棄也。清.劉熙載《藝概》

● 筆墨可知也,天機不可知也;規矩可得也,氣韻不可得也。清.惲壽平《 甌香館畫跋》

● 書之心,主張布算,想象化裁,意在筆端,未形之相也。書之相,旋折進退,威儀神采,筆隨意發,既形之心也。明.項穆《書法雅言》

● 凡狀物者,得其形,不若得其勢;得其勢,不若得其韻;得其韻,不若得其性。明.李日華

● 書肇于自然【漢·蔡邕】

● 無聲之音,無形之相【唐·張懷瓘】

● 學書則知識學可以致遠【唐·張彥遠】

● 玄妙之意,出于物類之表;幽深之理,伏于杳冥之間;豈常情之所能言,世智之所能測【唐·張懷瓘】

● 或寄以騁縱橫之志,或托以散郁結之懷。雖至貴不能抑其高,雖妙算不能量其力【唐·張懷瓘】

● 字不可重筆,話不可亂傳

● 寫字如畫狗,越描越丑

● 字怕練,馬怕騎

● 字無百日功

● 拳要打,字要練

● 字要骨格,肉須裹筋,筋須藏肉,帖乃秀潤生布置【宋·米芾】

● 一點成一字之規,一字乃終篇之準【唐·孫過庭】

● 筆禿千管,墨磨萬錠【宋·蘇軾】

● 引筆奮力,若鴻鵠高飛,邈邈翩翩【晉·衛恒】

● 婉若銀鉤,漂若驚鸞【晉·索靖】

● 飄若浮云,矯若驚龍【晉·書論】

● 龍跳天門,虎臥鳳閣【南北朝·蕭衍】

● 云鶴游天,群鴻戲海【南北朝·蕭衍】

● 龍威虎振,劍拔弩張【南北朝·袁昂】

● 體象卓然,殊今異古。落落珠玉,飄飄纓組【唐·張懷瓘】

● 如清風出袖,明月入懷【唐·李嗣真】

● 筆下龍蛇似有神【唐·張懷瓘】

● 揮毫落筆如云煙【唐·杜甫】

● 時時只見龍蛇走【唐·李白】

● 若教臨水畔,字字恐成龍【唐·韓愈】

四、書法名家書論

● 孫過庭:初學分布,但求平正。

● 項穆:書有三戒;初學分布,戒不均繼知規矩,戒不活與滯;終能純熟,戒狂怪與俗。

● 王羲之:字之形勢不宜上闊下狹,如此則重輕不相稱也。分間布白,遠近宜均,上下得所,自然平穩。

● 顏真卿:欲書先預想字形,布置令其平穩,或意外生體,令有異勢,是之謂巧。

● 歐陽詢:初學之士,先立大體,橫直安置,對待布白,務求其均齊。

● 王羲之:分間布白,遠近宜均。

● 蔣和:布白有三;字中這布白,逐字之布白行間之布白。初學分布,皆須停勻;既知停勻則求變化,斜正疏密錯落其間。

● 陳繹:疏處捺滿,密處提飛;平處捺滿,險處提飛;捺滿則肥,提飛則瘦。

● 王羲之:分均點畫,遠近相須,播布研精,調和筆墨;鋒纖往來,疏密相附。

● 項穆:人之于書,得心應手,千形萬狀不過曰中和。曰肥。曰瘦而已。若書宜長短合度,輕重協衡,陰陽得宜,剛柔互濟,猶世之論相者不肥不瘦。不長不短為端美也。

● 張懷瓘:偃仰向背;謂兩字并為一字,須求點畫上下偃仰有離合之勢。
● 王羲之:二字合為一體,重不宜長,單不宜小,復不宜大,密勝乎疏,短勝乎長。

● 衛夫人:點畫如高峰墜石,磕磕然實如崩也;橫畫如千里陣云,隱隱然其實有形;豎畫如萬歲枯藤;撇畫如陸斷犀象;捺畫如崩浪雷奔;斜勾如百鈞弩發;橫折如勁弩筋節;每為一字,各象其形,斯造妙矣,書道畢矣。

下一篇:米芾《研山銘》高清墨跡 天下第一難書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