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書的沿革-五代、宋朝行書

  五代的梁、唐、晉、漢、周,前后不到六十年,書家屈指可數,行書只有楊凝式可稱于世。唐末以后,書法呈衰頹之勢,經宋太宗提倡,才逐步昌盛起來,出現蘇、黃、米、蔡等一大批書家,但自然比不上盛唐。蘇軾提出“自出新意,不踐古人”的主張,并強調個人的修養,即所謂“退筆成山未足珍,讀書萬卷始通神”。而行書是最適合任情恣意的,故宋代也以行書成就最大,風格多樣,意趣盎然。他們以唐入手,上追“二王”,加以個性化。

  楊凝式的行書

  楊凝式(公元873~954年),字景度,號虛白、癸巳人等。在后漢隱帝時做過少傅少師,故又稱楊少師。他因處于亂世,常佯瘋以自嘲,故人稱“楊風(瘋)子”。長于詩歌,富于文采。

  楊凝式的書法出自顏真卿、歐陽詢和王羲之、王獻之。然而他生活在那個動蕩飄泊的年代和險惡的環境,他的字不可能有顏真卿那樣的氣度,倒吸取了歐字的慎密、刻厲險峭的書風。他把自己對當時社會的一腔憤懣都傾注在筆端,他的書風奇勢逸趣,天真爛漫。蘇東坡這樣評論他的書法藝術: “自顏、柳氏沒,筆法衰絕,加以唐末喪亂,人物凋落,文采風流,掃地盡矣,獨楊公凝式,筆跡雄杰,有 ‘二王’、顏、柳之余,此真可謂書之豪杰,不為時世所汩沒者。”他的行書有《韭花帖》、《盧鴻草堂十志圖題跋》、《夏熱帖》等。

  《韭花帖》,墨書紙本,七行六十五字,流傳有緒(圖66)。

  帖云:

  晝寢乍興,輖饑正甚。忽蒙簡翰,猥賜盤飧。當一葉報秋之初,乃韭花逞味之始。助其肥羜,實謂珍羞。充腹之余,銘饑載切。謹修狀陳謝,伏惟監察,謹狀。七月十一日凝式狀。

  《韭花帖》(圖66,最后八字本資料缺—編者注)是楊凝式的代表作。它的書法結體嚴謹,中宮收緊,體形奇姿異態,用筆沉穩,自然得法。潘伯鷹先生說:“這里面一點一畫都用《定武蘭亭》的方法,不過比《蘭亭》更瘦一些,更近于歐而已。”它比《蘭亭》更隨意自然。章法的字距間隔較大,顯得疏朗,格調凝重,雅逸有趣,淳古淡雅,縱肆而從容,靈活多姿而文靜。講氣勢當然也是一種審美情趣,但如不注意也容易浮躁,而這種沉穩、文雅、雋永的風格,應該說更不容易。

  李建中的行書

  李建中(公元945~1013年),宋初書法家,字得中,自號嚴夫民伯,曾屢請做西京留司御史臺的職務,故后人稱其為李西臺,《宋史》稱他“善書札,行筆尤工,多構新體,草隸篆籀,八分亦妙,人多摹習,爭取以為楷法”。書法溫潤豐美,深得晉唐法度,為時人所重。傳世行書墨跡有《同年帖》、《貴宅帖》、《土母帖》。

  《土母帖》,紙本,墨跡,十行一百零四字,現存故宮博物院(圖67)。帖云:

  所示要土母,今得一小籠子,封全咨送,不知可用否?是新安(同缺)門所出者,復未知何所用?望批示。春冬衣歷頭,賢郎未拾到其宅地基,尹家者根本未分明,難商量耳。見別訪尋穩便者,若有成見宅子,又如何?細希示及。必咨。

  孫號西行少車,今有舊車,如到彼,不用可貨卻也。

  《土母帖》的書法,結構嚴謹,用筆結實沉穩,法度森嚴,有歐書的余味。但厚實有余而風姿不足,文靜秀雅書卷氣十足,缺少氣勢,格局過小,只是小家碧玉。如黃庭堅所云:“西臺出群拔萃,肥而不剩肉,如世間美女,豐肌而神氣清秀者也”。如學文靜沉穩,功夫扎實,此帖當是好范帖,可以去浮躁霸氣之弊。

  蔡襄的行書

  蔡襄(公元1012~1067年),北宋書法家,字君謨,官至端明殿學士。工書,與蘇東坡、黃庭堅、米芾并稱“宋四大家”。蘇軾稱他“天資既高,積學深至,心手相應,變化無窮,遂為本朝第一”。君謨書初學周越、顏真卿,擅長真、隸、行、草各體,尤以行、楷書著稱于世。歐陽修說:“蘇子瞻兄弟后,君謨書獨步當世,行書第一,小楷第二,草書第三”。書風渾厚樸實,法度嚴謹。墨跡流傳較多,約有二十余種,行書如《扈從帖》、《自書詩》等。

  《扈從帖》,墨本,現存故宮博物院,六行五十字(圖68)。

  帖云:

  襄拜,今日扈從徑歸,風寒侵人,偃臥至脯,蒙惠新萌玲(珍)感以帶胯,數日前,見數條殊不佳,□(候)有好者,即馳去也。襄上,公謹太尉閣下。

  此帖有顏書筆意,受顏書《祭侄文稿》等行書筆法影響。疏朗婉健,轉折有方,連帶飛動,起伏變化,輕重轉換,極其灑脫靈動,神韻情趣藏于意態之中。

  蘇軾的行書

  蘇軾(公元1037~1101年),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小有奇才,詩詞散文大家,知音律,善書畫,精于鑒賞金石,是文學藝術的全才。其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知識淵博,才華橫溢,因與朝廷政見不一,屢遭貶謫。在書法上也是一代宗師,留傳作品極多,著名作品有《洞庭春色賦》、《中山松醪賦》、《黃州寒食詩帖》、《李太白仙詩卷》、《答謝民師論文帖》、《祭黃幾道文》等等。書法少學《蘭亭》,深受徐季海的影響,故豐腴勁健。中年學顏真卿,筆厚墨潤。晚期學李北海、楊凝式,更顯勁健變化。他學古人,不拘泥于形態的模仿,朱熹曾說:“東坡筆力雄健,不能居人后。故其臨帖,物色牝牡,不可復以形似較量,而其英氣逸韻,高視古人”。他的書法,形似豐腴而骨力勁健,神韻飛揚,“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不拘不縱,恰到好處,縱橫斜直,無不如意。形成肉豐而骨勁,態濃而意淡,藏巧于拙,英氣秀偉的自家風格。

  《黃州寒食帖》,紙本墨跡,十七行,一百二十七字(圖69)。

  帖云:

  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兩月秋蕭瑟。臥聞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頭已白。

  春江欲入戶,雨勢來不已。小屋如漁舟,濛濛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燒濕葦。那知是寒食,但見鳥銜紙。君門深九重,墳墓在萬里。也擬哭涂(途)窮,死灰吹不起。右黃州寒食二首。

  蘇軾因“烏臺詩案”于元豐二年十二月(公元1079年)被貶黃州團練副使,次年二月抵黃州,“已過三寒食”,說明當在元豐五年(公元1082年)寒食節(相傳清明前一天,一說清明前兩天稱寒食節)前后所作,時年四十六歲,是政治上最失意之時,但卻是藝術上獲得成就的黃金時期。他寫了許多詩,情感激越,極其動人,《寒食詩》是其中的二首。當時貶黃州已三年,尚看不到自己今后的前途如何,正遇連天苦雨,觸景生情,表達了自己當時慘淡孤寂、凄涼苦悶的心境。黃庭堅跋語云:“東坡此詩似李太白,猶恐李太白有未到處。”此帖書法也是蘇軾的力作,它將顏魯公的雄渾豐潤,李北海的勁健豪放,楊凝式的神機妙趣,李建中的秀逸恬淡熔于一爐,融會貫通。字形結體欹正參差,有緊有放,大小不一,似有楊風子的神妙。筆畫渾厚中見俏麗,圓轉中含勁挺,似與顏真卿、李北海神通。字形的欹正參差,結體的疏密收放,渾然天成,自然生動,形成強烈的節奏韻格。

  黃庭堅的行書

  黃庭堅(公元1045~1105年)北宋詩人、書法家,字魯直,號山谷道人、涪翁。長于詩文,頗得蘇軾賞識,稱他“瑰瑋之文,妙絕當世”,為江西派的領袖,并稱蘇黃。善行草書,楷法亦自成一家。為 “宋四家”之一。他學書涉獵甚廣,對“二王”、張旭、懷素、顏真卿、柳公權、高閑、楊凝式等晉唐書家都有研究,善于吸取他們的筆法和神韻,融會貫通,以他帶有參禪的禪意,創造出恢詭譎怪、偃蹇欹斜的自家風格。運筆圓勁蒼老,結體中宮緊密謹嚴,長筆則縱橫伸展,筆畫擒縱自如,沉著凝練。行草奇態異姿,極盡變化,勢若飛動,風韻絕俗。正因為黃書個性極強,故不必一味只追求形似。他留存下來的作品數量尚不少,以草書作品居多。行書如《松風閣詩卷》、《苦筍帖》、《諸上座》等都是精品。《松風閣詩卷》,紙墨本,二十九行,一百五十字(圖70)。

  帖云:

  松風閣

  依山筑閣見平川,夜闌箕斗插屋椽,我來名之意適然。老松魁梧數百年,斧斤所赦令參天。風鳴媧皇五十弦,洗耳不須菩薩泉。嘉三二子甚好賢,力貧買酒醉此筵。夜雨鳴廊到曉懸,相看不歸臥僧氈。泉枯石燥復潺湲,山川光暉為我妍。野僧(早)旱饑不能,曉見寒溪有炊煙。東坡道人已沉泉,張侯何時到眼前。釣臺驚濤可晝眠,怡亭看篆蛟龍纏。安得此身脫拘攣,舟載諸友長周旋。

  此詩寫于祟寧元年(公元1102年),黃庭堅年五十八歲,已近老年,蘇軾卒于建中靖國元年(公元1101年),故有“東坡道人已沉泉”句。此時山谷因湖北轉運判官陳舉以黃氏所撰《荊南承天塔記》有幸災之意,舉于時相趙挺處,故領太平州事只九日而罷去。九月至鄂州寓居,故有“安得此身脫拘攣”。安岐評此卷書法云:“字大如小拳,筆法精奧,紙墨俱佳”。點畫精到,用筆勁挺,線條干凈利索,很少有他習慣的戰筆,故瘦健婉通,清勁韻勝,有法而不俗。

  米芾的行書

  米芾(公元1051~1107年),北宋書畫家。初名黼,后改為芾,字元章,號鹿門居士、襄陽漫士、海岳外史。書畫學博士,曾官禮部員外郎,人稱“米南宮”。性格狂放,有潔癖,被稱“米顛”。米芾有才學,專書畫,能詩文,精于鑒定,好收藏。對書學也很有研究,有獨到的見解,著有《海岳名言》、《書史》等。他功夫深厚,集晉唐書法于手下。善臨摹,所臨作品人不知其真贗。他說:“人稱吾書集古字,蓋取諸長處總而成之,既老,始自成家,人見之不知以何為祖也。”這正是自我成家的經驗之談,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學習書法取得成就的規律。學習書法特別要防止淺薄,急于求成,眼光短淺,很難有所成就。米芾的經驗,很值得我們學書者借鑒。

  米芾留存的行書作品很多,如《苕溪帖》、《蜀素帖》、《虹縣詩帖》、《張季明帖》等詩牘和翰札,書法都是很精彩的。

  《張季明帖》,墨跡紙本,六行三十九字(圖71)。

  帖云:

  余收張季明帖云,秋氣深不審,氣力復何如也,真行相間,長史世間第一帖也,其次賀八帖,余非合書。此帖是米書短作中的力作,書法很精彩。用筆拓展,結構緊密,重按輕提,轉折流暢,收放合度,章法空靈,灑脫流麗露于點畫字態。

  蔡京的行書

  蔡京(公元1047~1126年),字元長,拜太師,封魏國公,四執國政,屢罷屢起,禍國害民,“天下罪京為六賊之首”,后在貶逐的路上死去。《張丑管見》云:“宋人書,例稱蘇黃米蔡者,謂京也。后世惡其為人,乃斥去之,而進君謨出焉,君謨在蘇黃前,不應列之章后,其為京無疑矣。京筆法姿媚,非君謨可比也。”也許是確切的,字雖好而為人太差也無言可說了。《與宮使書帖》(圖72)可見一斑。帖云:

  有臆,謹啟,诇候,動靜不宣,京頓首再拜,宮使觀文臺坐。

  薛紹彭的行書

  薛紹彭(生卒年月不詳),北宋書法家,字道祖,號翠微居士。工書法,同時是鑒賞家,收藏極多。米芾詩云:“世言米薛或薛米,猶言兄弟與弟兄”。說明他們極相似。危素稱他“超越唐人,獨得二王筆意者,莫紹彭若”。趙孟頫也極稱道:“道祖書如王、謝子弟,有風流之習”。

  《雜書卷》,是他的精品之一,分四部分,第四部分為《通泉帖》,六行五十六字(圖73)。

  帖云:

  越王樓下種成行,濯濯分來一葦航。偃蓋可須千歲干,封條已傲九秋霜。含風便有笙竽韻,帶雨偏垂玉露光。免作爨煙茅屋底,華軒自在拂云長。此帖結體精到,線條圓潤,極有晉唐余韻,典雅秀麗。

  吳說的行書

  吳說(生卒年無考),南宋書法家,字傅明,號練唐。官居信州守。師法“二王”,受黃庭堅影響,亦寫鐘繇書,尤以創游絲書出名,楷、行、草均有成就。行楷書娟秀清逸,游絲書則飄揚飛舞,如《門內帖》。

  《門內帖》,為墨書信札冊頁,是吳說行書代表作。十四行一百三十二字(圖74)。

  帖云:

  門內星聚,長少均葉,多慶桐川,豈無所委幸不?鄙一二疏示老兵,偶二三輩遣出,取親舊未還,朝夕遣往,頃見老兄有玉界尺(上有刻字者),欲求一條助我。幾間清致素辱眷,予深想不我,靳嘗求一物為報。頃在括蒼賞作詩,欲匈輟此物其卒。章云:磊落腎公子,寧求善價沽。朝夕檢尋錄,寄適在報恩。辦道場上狀,崖略且踐不重幅之約也。說再拜。此札法度出于“二王”,筆鋒縈帶似游絲,纖勁流暢,鋒利遒逸,清雅秀麗。

  王庭筠的行書

  王庭筠(公元1152~1202年),金書畫家、文學家。字子端,號黃華山主、黃華老人。官至翰林修撰。詩文書畫皆有名,也精于鑒賞收藏,刻有《雪溪堂帖》十卷。書學米芾,得晉人風韻,沉頓雄快,俊秀超逸。見《李山畫風雪杉松圖卷跋》、《幽竹枯槎圖卷題辭》。《李山畫風雪杉松圖卷跋》,紙本,書跋于畫卷后,自署“黃華真逸”,是其早期作品。五行二十八字(圖75)。

  帖云:

  繞院千千萬萬峰,滿天風雪打杉松。地壚火暖黃昏睡,更有何人似我慵。

  此帖留有晉唐遺韻,更得米字神趣。王世貞跋云:“庭筠翩翩入海岳三昧。”但與米字相比,更為文雅清靜。多用方筆出鋒,敢提敢按,粗細轉換極為自然流暢,放收結合,靈動變化。趙孟堅的行書

  趙孟堅(公元1199~1267年前),宋宗室,南宋書畫家。與趙孟頫為堂兄弟。擅長詩、書、畫。書法宗王獻之、李邕,以行草專長,雄暢古拙。作品有《自書詩》等。

  《自書詩》,墨書紙本,施雁山雁蕩圖后題自書詩,七行三十九字(圖76)。

  帖云:

  永嘉施雁山以雁蕩圖求題未返煙霞舊隱居,故將蕩景寫成圖。孤煙遙起客空老,得似臣心念鞏無。此帖粗細變化懸殊,筆勢雄強豪放,古拙與靈秀結合,方圓并用,用筆迅捷,極得筆勢。

  吳琚的行書

  吳琚(生卒年月不詳),字居父,號云壑,宋高宗吳皇后之侄,工翰墨。宋高宗喜米字,集刻《紹興米帖》,吳琚以內戚出入宮廷,得以學習,故其書面貌多似米芾,可以亂真。董其昌認為,峻峭過之。書有《雜詩帖》等。

  《雜詩帖》,紙本,藏故宮博物院,十四行九十六字(圖77)。

  帖云:

  神物登天擾可騎,如何孔甲但能羈。當時若更無劉累,龍意茫然豈得知。忘歸不覺鬢毛班,好事鄉人尚往還。斷嶺不遮西望眼,送君直過楚王山。柳惠善直道,孫登遮知人。寫懷良未遠,感贈以盡紳。愿飛安得翼,欲濟何無梁。向風長嘆息,斷絕我中腸。

  此帖書法,充分使用腕力,上下左右翻轉,字體豐潤峻峭,筆勢縱橫肆意,極似米字,而峻峭過之。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