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重選帖

  做任何事情都有它的步驟和方法,學隸書也一樣,也要非常重視學習的步驟和方法。

   學隸書從何入手呢?從隸書的源流沿革來看,東漢是隸書發展成熟時期,學隸當從漢開始,學漢 隸又當從東漢隸書碑開始。西漢以前的隸書,剛從篆書脫胎出來,在演變過程中,從結構和用筆都帶 有更多的篆書的遺意,是漢隸的濫觴時期,這時期的隸書還不是如東漢發展到高峰期的標準漢隸。 東漢隸書碑不僅數量多,“碑碣云起”造就了上百通的著名隸書碑,而且正如清王澍所說:“隸法以漢 為極,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東漢各種碑刻雖然風格各有不同,但是,這些著名碑刻也有各種情況,有的結構比較平正,法度森嚴,格調也高;有的結構險奇,不很符合一般技法,個性很強,個人面 貌很突出。初學隸書在這兩類隸書碑帖中應選用那一類作為范帖呢?孫過庭在《書譜》中說:“至如 初學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務追險絕,既能險絕,復歸平正”。學隸書也當從平正開始,“從規矩 入”,才能“從規矩出”,這是學習的一般規律。如《禮器碑》、《史晨碑》、《曹全碑》、《張遷碑》、《華山 碑》、《乙瑛碑》、《鮮于璜碑》等都比較平正,是適合學基本技法的隸書碑。可以從中選一種臨摹。初 時,我們對隸書的認識還很不深刻,即使有所認識,有所喜愛,但畢竟缺少實踐,還不能熟練地掌握 隸書的技法,還沒有多少基本功夫,如對隸書的點畫撇捺鉤折的結構布局的安排,結體的造型,筆畫 的收放呼應等,又如運筆的技巧,線條的力度、起收筆的用筆和姿態、筆勢,運行當中的提按的輕重 等,都不諳熟。選擇比較平正的隸書,法度嚴格的隸書范帖作為臨摹的對象,是比較適宜的。有的喜 歡險絕或個人面貌強的隸書碑,這種愛好是完全可以的。但要達到這種風格,還是要從平正的隸書 學習開始。因為險絕的隸書都是個性很強,格調較特殊,學起來進得去就很難出來,像學楷書以歐陽 詢的楷書碑作范帖,進去了就很難擺脫歐體的法度。往往學這種范帖,一輩子沿著前人的腳步走,擺 不掉古人的巢臼。當然,學得好也是好的,但難度就更大了,往往這種書體的優點沒有學精到,而它 的不足面則把它發展了。同時,現在也有一種輿論,認為現代人的書法能看出它的出處、源流,看出 是學哪家帖就是比較好的作品了,這當然也有它的道理。因為能看出傳統的出處,說明曾對前人的 范帖下過功夫,但也要看學得如何了。但是,作為真正的藝術創作,借鑒別人畢竟只是一種手段,最 根本的是要寫出能反映自己的審美趣味并有獨自特色和面貌的作品來。這種作品品味高,是具有傳 統功夫,又有豐富的藝術內含和意蘊的,經得起欣賞者考驗的藝術作品。這當然是不容易的事,但是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學書法,學會容易,精熟太難。所以孫過庭說:“心不厭精,手不忘熟,若運用 盡于精熟,規矩闇于胸襟,自然容與徘徊。意先筆后,瀟灑流落,翰逸神飛”。當然,選范帖也有個人 興趣、愛好的問題。對于藝術美每個人都有個人不同的理解和愛好,我們應當尊重這種個人的喜好。 有了這種喜好和興趣,更能夠充分地調動學習的積極性和能動性。但是,這種愛好和興趣往往需要 加以引導,特別對初學者更是如此。因為初學者對書體的知識和認識,都存在較大的局限,他們此時 的個人喜愛大都是從有限的感性出發,而不是建立在理性的基礎上,所以不免帶有較大的盲目性。 這就需要進一步地學習,需要豐富知識,開闊眼界,提高藝術美的欣賞與鑒別能力。理解加深了,認 識提高了,個人喜好便會隨之而出現相應的變化。在新的基礎上形成的具有更高藝術品味的個人喜 好,無疑是更加可貴的,因為它體現了一種由盲目狀態到自覺狀態,從不成熟到越來越成熟的變化。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