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的隸書

  清代號為“書法中興”。嘉慶、道光以前,帖學盛行。清入關以后,實行殘酷的統治,文化專制,大興文字獄。同時充分利用漢族思想文化,政治典章,為鞏固其封建統治服務。當時書法名家,如明末留清的傅山、王鐸、宋曹、孫承澤、高士奇、周亮工、汪士鈜、姜宸英、陳奕禧等一大批人都是繼承明代耽于帖學。尤其是康熙的老師張照,崇尚董其昌,得康熙賞識。“圣祖則酷愛董其昌書,海內真跡,搜訪殆盡,玉牒金題,匯登祕閣。董書在明末已糜于江南,自經朝睿賞,聲價益高。”然“董之纖弱,漸不壓人之望,于是香光告退,子昂代起,趙書又大為世貴。”(馬宗霍:《書林藻鑒》)康熙、乾隆以后,大興文字獄所帶來的思想禁錮,知識界口若寒蟬,都潛心于考古,研究古籍經史,考證金石文字,補正史書之不足和糾其謬誤。隨著金石出土日多,金石學興盛,摹拓之術日盛,為書法界擴大了視野,碑學趁帖學之衰興起,于是寫篆隸的人日多,成就也高,與號為“書法中興”名實相當。

  清代隸書直追漢代,但在創新在審美觀上有很大的變化,個性方面更加突出,可稱為在繼承漢代隸書又賦予新的時代氣息的新的隸書。卓有成就擅長隸書的名家的人數也是漢以后歷代所不可比擬的。如鄭簠、金農、鄧石如、伊秉綅、陳鴻壽、何紹基等都以專長隸書而著名。而且各有自己的個性和面貌。其他如郭宗昌、傅山、王時敏、萬經、巴祖慰、姚元之、陳豫鐘、張廷濟、俞樾、翁同和、楊峴等,其隸書也很可觀。王時敏書《五言對聯》,取勢縱長,結體緊密,筆法勁健,風格渾雄古趣(見圖 206)。王時敏(公元1592—1680年),字遜之,號煙客,又號西廬老人。江蘇太倉人,以蔭官至太常寺少卿。早年有文采,畫得董其昌傳授,又廣收名跡,對黃公望更有研究。晚年愛才若渴,四方工書畫者均求其門,得其親授,名揚于時。清秦祖永《桐陰論畫》說時敏“隸書追秦漢,榜書、八分為近代第一,名山梵剎,非先生書不足為重也。”鄭簠書《浣溪紗詞軸》,后款“戊辰八月望后漫書”,戊辰應是公元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是年四十六歲。鄭簠(公元1622-1693年)字汝器,號谷口,江蘇上元人。其書甚得書家為重。清方朔《枕經堂題跋·曹全碑跋》云:“國初鄭谷口山人專精此體,足以名家,當其移步換形,覺古趣可挹。至于連篇大書,則又筆墨俱化煙云矣”,又同書《史晨碑跋》云:“本朝習此體者甚眾,而天分與學力俱至,則推上元鄭汝器,同邑鄧頑伯。汝器戈撇參以《曹全碑》,故沈而飛舞。”清梁《論書帖》說:“鄭簠八分書學漢人,間參草法,為一時名手,王良常不及也。然未得執筆法。雖足跨時賢,莫由追蹤前哲。”清張在辛在《隸法瑣言》中說:“作字正襟危坐,肅然以恭,執筆在手,不敢輕下,下必遲遲,敬慎為之。”就坐取筆搦管,作制敵之狀,半日一畫,每成一字,必氣喘數刻,始知前輩成名,原非偶然。”作品結字點畫講究,有濃厚的裝飾味(見圖207)。金農所書《隸書冊》和《四言對聯》是他的代表性之作(見圖208、209)。他的隸書很有特色,但不宜學。金農(公元1687- 1762年),號稽留山民、曲江外史、龍梭仙客等等,浙江仁和人。布衣,被薦不就,好學癖古,儲金石千卷。弱冠學于何焯的門下,詩文、金石、書畫皆精,中年游跡半海內,客居揚州,“揚州八怪”之一。長碑學,用筆扁方,號為“漆書”。五十歲后始作畫,初寫竹后寫梅、馬、佛,性怪,世以迂怪視之。常自稱 “余夙有金石文字之癖”。清江湜在《跋冬心隨筆》時說:“冬心先生書,淳古方整,從漢人分隸得來,溢而為行草,如老樹著花,姿媚橫出。”楊守敬說:“板橋行楷,冬心分隸,皆不受前人束縛,自辟蹊徑,然以為后學師范,或墮魔道。”此話很中肯。鄧石如所書《顏氏家訓隸書軸》是少見到的作品(見圖 210),甚得漢隸意趣,遒麗渾逸,極有法度,筆工到位。鄧石如(公元1743-1815年)初名琰,字石如,后改頑伯,號完白山人等,安徽懷寧人。布衣,家貧,勞動之余得父教,學篆刻,得江寧梅氏賞識,留梅家,見眾多碑帖,大開眼界,遍臨數十百遍,為他的篆隸書打下傳統功夫。包世臣在他的《鄧石如傳》中說:“山人篆法以二李(李斯、李陽冰)為宗,而縱橫闔僻之妙,則得之史籀,稍參隸意,殺鋒以取勁折,故字體微方,與秦漢瓦當額文為尤近。其分書則遒麗淳質,變化不可方物,結體極嚴整,而渾融無跡。”他的隸書取《史晨》的娟秀,得《曹全》的遒麗,用《衡方》的淳厚,借《石門頌》的縱肆和《夏承》的奇瑰。結體嚴緊,遒麗渾逸,滲有魏碑意趣,揉進篆書筆法,氣勢雄強,筆法峻拔,起落筆渾鷙。比金農更具傳統,比翁方綱、黃易、伊秉綬更有新意,鄧石如隸書在清代可算獨樹一幟,對后人頗有影響。伊秉綬是清代具有特色的隸書家,他書的《四言對聯》是具有代表性的作品。筆法精熟,結體寬博方正,線條粗細變化,筆畫強勁,具有磅礴氣勢(見圖211)。伊秉綬(公元1754-1815年),字組似,號墨卿,默庵,福建寧化人。官至楊州知府,以廉吏善政稱,以隸書著名。趙光說:“墨卿遙接漢隸真傳,能拓漢隸而大之,愈大愈壯。”何紹基《東洲草堂詩抄》說:“丈人八分出二篆,使如漆楮如簡”。《王椒畦詩》說:“墨卿作書亦如畫,筆墨之外能通神。”清蔣寶齡《墨林今話》說他“尤以篆隸名當代,勁秀古媚,獨創一家。”清陳鴻壽被稱為“酷嗜摩崖碑刻的隸書家。”他寫的《五言對聯》,可見他的一般書風(見圖212)。陳鴻壽(公元1768-1822年),字子恭,號曼生,浙江錢塘(杭州)人。官至江南海防同知。清蔣寶齡在《墨林今話》中說他:“酷嗜摩崖碑版,行楷古雅有法度,篆刻得之款識為多,精嚴古宕,人莫能及。其言曰:‘凡詩文書畫,不必十分到家,乃見天趣’,詢通論也。”清方朔《枕經堂題跋· 開通褒斜道石刻跋》說:“明以前無人肆習此體,近則錢塘陳曼生司馬心摹手追,幾乎得其神駿,惜少完白山人之千鈞力耳。”這些評論都很中肯。特別是他本人關于“到家”和“天趣”關系的觀點十分精到。何紹基是清后期著名的書家,也長于隸書,他寫的《七言隸書聯》,代表它的隸書面貌(見圖 213)。何紹基(公元1799-1873年),字子貞,號東洲,又號蝯叟,湖南道州人。道光進士,官編修。博涉群書,尤精小學,旁及金石碑版文字。據何氏《自評》說:“余學書四十余年,溯源篆、分、楷法則由北朝求篆、分八真楷之緒。”清楊翰《息柯雜著》說:“何貞老書專從顏清臣問津,積數十年功力,探源篆、隸,入神化境。”近人馬宗霍《霎岳樓筆談》道:“道州早歲宗蘭臺《道因碑》,行書宗魯公《爭座位帖》、《裴將軍詩》,駿發雄強,微少涵渟。中年極意北碑,尤得力于《黑女志》,遂臻沈境,晚喜分,周金漢石無不臨摹,融入行楷,乃自成家。”說明何紹基的隸書帶楷意,筆法雄勁,形成獨自風貌。清晚期的趙之謙,是當時隸書名手。他寫的《隸書中堂》,可見其隸書面貌。趙之謙(公元1829-1884)初字益甫,號冷君,后改字叔,號悲盦,別號無悶,憨寮,浙江會稽(紹興)人。咸豐時舉人,官至南城縣官。對他的書法,康有為《廣藝舟雙楫》云:“叔學北碑,亦自成家,但氣體靡弱。今天多言北碑,而盡為靡靡之音,則叔罪也。”馬宗霍也說:“叔書家之鄉學也,其作篆隸,皆臥豪紙,一笑橫陳,而亦自足動人。行楷出入北碑,儀態萬方,尤取悅眾目。然登大雅之堂,則無以自容矣。”他重姿態,偏鋒行筆,有軟弱之弊。然此作結體寬扁,筆畫肆意,但少數筆畫柔弱,雖有姿態但過于柔媚(見圖214)。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