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磔筆是隸書的主要筆法

  隸書是在篆書基礎上變化出來的。篆書的形體是不規則的,是一種縱勢的圓轉的造型,隸書的形體則演變為扁方。這種造型的變化,帶來用筆的多樣化,點、畫、撇、捺的筆勢都不同,方筆圓筆,圓中有方,方中有圓,起筆收筆,用筆均有變化。學習隸書,必須研究這些筆法和技巧,認真臨摹傳統的技法。自然,隸書的筆法是和隸書的結體分不開的,線條的長短、粗細、斜曲,筆畫的穿插、呼應、疏密,都是和字的自然結體不可分的。隸書結體中還有筆畫的省繁移位等的異體寫法,如果不掌握這些技法,也不能寫好隸書。就作品整篇來講,隨著內容需要,文字排列,大小變化,錯落有致,要按文字的自然結體,隨時調整。筆畫少的要寫出大的氣勢,筆畫多的,要適當收縮。根據章法需要,自然結體橫勢的字,要寫成縱勢;結體縱勢的字,要寫成橫勢。一般講,隸書的章法,豎行的字間距離短,行與行之間距離稍遠;也有的字間距離大,行間距離小;有的摩崖刻石也有橫不成行的茂密布局,如《鄐君開通褒斜道刻石》那樣。豐富的章法、布局的變化,完全是根據風格需要和實際環境而藝術加工的結果。這些都是我們學隸書需要掌握的技法。下面主要以《張遷碑》為例,對隸書的筆法做一些具體深入的分析和介紹。

   1.波磔筆是隸書的主要筆法

  波磔即波筆,也稱三折筆,即“一波三折”,橫波筆的典型用筆,俗稱“蠶頭燕尾”。隸書體勢偏扁而平整,采取分勢,凡字有數筆橫畫而無撇、捺、走之旁者,必有一波磔筆,成為此字突出的筆畫。其用筆是逆入、下蹲后轉筆往上右行,徐徐提筆到筆畫中間后,又徐徐下按,至收筆向下按頓,然后轉筆往上挑出,如同燕尾,至出鋒后收筆或回筆收鋒。(見圖1)

  這些波磔筆處于不同情況不同位置,起收筆都不完全相同。如起筆的“蠶頭”,有的是下頓后成方筆,如“有”字的橫畫起筆;有的是圓筆,如“興”字橫波筆的起筆;有的是方中帶圓,如“祖”字下面橫波筆的起筆;有的是方筆帶圓出鋒,如“幕”字的中間橫波筆的起筆上面出鋒。收筆的“燕尾”的用筆不同,所表現出的形態也不完全一致,如“雅”、“興”、“有”、“祖”、“幕”、“上”諸字的收筆均不相同,造型各異。《史晨碑》的“主”、“録”、“下”、“共”的波磔筆的起收筆也同樣不同。兩個碑在總風格方面各異,但同一碑的字的風格都是一致的。可見是每碑總風格一致下,在寫波磔筆時其形態也是有變化的。

  但是波磔筆在一個字中只有一筆,即使有許多橫畫的字,也只能有一筆,這就是通常所說的“燕無雙飛”。如“釋”、“”、“在”、“言”、“孝”、“蓋”、“重”等字,都是橫畫多且處在重要位置,但除一筆是波磔筆外,其它橫畫均不是波磔筆畫。(見圖2)

  從以上字例看,除一筆為明顯的波磔筆畫外,其它橫畫雖不是“蠶頭燕尾”,但也并非都整齊劃一,多少都有波勢,起收筆也有所不同。但是,凡有撇、捺、走之旁、彎鉤的字,無波磔筆,這是因為撇、捺、彎鉤、走之旁的筆畫都是帶波勢,如再有波磔筆則重復,反而影響字的美觀。如“遷”、“字”、“龍”、“張”、“於”、“夫”、“事”、“苑”、 “對”、“不”、“更”等字(見圖3)。“遷”字有走之旁,“字”字有彎鉤,“龍”字有拋鉤,“張”字有撇捺筆, “於”、“夫”、“不”、“更”都是有不同位置的撇捺筆,“事”字有彎鉤,“苑”字也有拋鉤,故均無“蠶頭燕尾”波磔筆。

  上面講了什么叫波磔筆,一個字中只有一筆波磔筆,“燕無雙飛”,有撇、捺、走之旁、彎鉤的字則無波磔筆。隸書的波磔筆的寫法和形態也是多種多樣,如《張遷碑》中的波磔筆有平挑的,如“之”、 “煥”、“其”、“孝”、“世”、“京”、“無”、“市”等字,它們的波磔筆都屬平挑的筆法,其起筆和“燕尾”收筆時呈各種不同形態。如圖4中的“之”()字波磔筆起筆呈方筆,往左伸長,故收筆時右邊短,轉筆后平挑,“燕尾”長,使左右兩部分平衡,又呈變化。“煥”字下波磔筆左輕右重,左長右短,故轉筆后收尾平而短。“其”字下波磔筆用筆厚重,左右大致均等,轉筆后收尾筆平和溫順。“孝”字上波磔筆,起筆方中帶圓,線條平直,收尾平中略上挑,與其它筆畫協調。“世”字筆畫較細,波磔瘦而平,收筆時挑尾隨意。“京”字上橫波磔筆,起筆用方筆,中間略細,收筆時平挑出,顯得挺拔而有變化。“無”字下波磔筆,起筆和其它字均不同,逆鋒往左后,筆鋒回帶,無下頓筆,順鋒挑出,左短右長,三筆橫畫的起收筆都不同,平整中有變化,長短參錯,全字結構規整而活潑有生氣,三個橫畫、四個豎畫毫無呆板之感。“市”字的上橫波磔筆寫法又不同,起收筆兩頭均往上翹呈曲勢,起筆成方筆有圓勢,左重右輕,“燕尾”用筆隨便,順勢略略上挑。從以上八個字波磔筆畫平挑用筆的分析,雖都是波磔平挑筆,一波三折,“蠶頭燕尾”,但是此碑寫時都很講究,非常注意變化,可見作者的藝術水平。

  上面講了波磔筆畫的收尾平挑筆的豐富變化。波磔筆還不只是平挑一種,還有一種是收尾用筆下壓上挑或下平上挑的筆法,如“君”、“吾”、“雅”、“里”、“溫”、“善”等字。其收筆的燕尾部分,都是高高往上挑,顯得非常突出。且起筆都成方筆,其中如“君”、“里”兩字,中間波勢明顯,故兩頭往下壓,收筆燕尾用筆往上挑后出鋒,似乎行筆中突然遇到障礙物,如波浪往上卷起。又如“吾”、“雅”、“溫”、 “善”等字則中間波勢少,是順筆平進后,到收尾時突然起筆上挑,或逐步下按加粗后上挑。這種波磔筆和前種平挑不同之處,是整個筆畫不如前種平挑波勢大,而是突然起挑,收筆轉筆時用筆肚往上挑,逐步提筆收鋒直至出鋒。(見圖5)

  波磔筆在隸書中是最主要的筆畫,它的用筆規律和豐富的筆法形態,是學隸書首先要認真研究的。這里介紹的《張遷碑》的波磔筆法,雖然不能包括所有隸書碑的波磔筆法,但是它用筆的主要規律是極具代表性的。我們詳細地分析解剖此碑某些字的波磔筆法,不僅是為了臨摹隸書碑的方便,同時對于創作隸書作品,探索創造自己隸書風格,也會有很大的啟示,看出古人在寫波磔筆畫時,如何從一個字自然結體和篇章布局的需要出發,寫出多種的變化。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