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各種形態折筆的對比分析

  “暮”字橫方折,全字上重下輕,筆畫稠密,橫畫多,王書橫輕豎重,欹側取勢,上折筆內方外圓,圓中帶方,收筆下蹲上挑,顯得端莊穩重。

  顏書“俾”字橫方折,全字左疏右密,右旁都是橫豎筆,橫畫逆鋒往上下蹲轉鋒右行,提筆往右下轉筆下行,外圓內方,線條圓滿遒健。

   “日”字內方外圓折,日字筆畫簡單,王書三面外框筆厚,框內筆畫輕,轉折內方外圓,圓中帶方,變化豐富,莊重厚實。

  顏書“日”字內方外圓折,折化為連筆圓轉,收筆厚重,猶如一輪明月,姿態瀟灑,極富情趣。

  “暎”字中間橫斜折,全字左右結構,左窄右寬,左重右輕。王書右邊“英”字中間收緊,上下伸展,左輕右重,轉折緊收,細鋒入筆收筆,轉折外圓內方,厚重強勁。

  顏書“庚”字中間橫斜折,全字結體也是中間收緊,順鋒入筆轉筆回鋒,率意藏剛。

   “及”字雙折,全字筆畫較少,王書筆畫纖勁流暢,用筆鋒轉折,輕盈靈活,如同游絲。

  顏書“乃”字雙折,全字連筆而成,撇筆回環往上小轉再往右大轉筆,上緊下放,兩個折筆化為雙曲筆,線條飄忽流動,纖勁遒健。

   “也”字橫折筆,王書上密下疏,上輕下重,中心筆畫收緊,左右起收筆伸展。橫折起筆帶鋒入筆,這點入筆出鋒很有藝術趣味,既和短豎起筆呼應,形成整體,又改變左邊起筆的簡單和背勢。轉筆后順勢下按提筆上挑,增加轉筆后筆畫的強度。雖然筆畫單純,但是筆法豐富細膩。

  顏書“元”字橫折筆,楷書本是兩筆,行書連帶成橫折筆,其勢一上一下,猶如箭頭,轉折內方外圓成鈍角,挺拔而渾厚。

   “山”字反筆橫折,全字筆畫簡單,王書三豎重,橫畫輕,中心豎畫左上順鋒右蹲,形如蛇頭,轉筆下行,厚重有力,左豎向右蹲入筆往左下筆,與中心豎呼應,轉筆時順筆右行成橫畫,帶有波勢。用筆巧妙,絲絲入扣。

  顏書“山”字反筆橫折,筆畫連帶,中心豎筆左連左豎,轉筆而下蹲,提起右行,折鋒往下成右豎。鈍拙中有靈動,圓曲和方折并濟,變化也很豐富。

   “察”字撇折,全字筆畫繁多,王書曲斜橫豎穿插組合,繁而有序。中心筆畫緊密,上下部分伸展,中心部分兩個撇折。一是左邊曲撇折,左撇回收轉入曲折長撇,纖勁而有彈性;二是右邊硬轉角折,橫輕撇重,內為角折,外為圓轉,圓中帶方,尖銳強勁。

  顏書“受”字撇折,都是圓轉折筆,只是折角不同,或硬折,或曲折,筆畫厚重,樸實遒健。

  “趣”字重疊折。全字筆畫繁多,橫豎斜曲交織,相互掩映。王書左旁重疊折,筆畫勁挺,曲折流暢,橫畫起筆后第一折內方外圓,銳角轉折,第二折轉筆曲折,第三折回鋒轉折,曲畫斜行。三折各有不同,纖勁游動,活潑而富有意趣。

  顏書“挺”字重疊折。斜撇折轉環曲折,使兩組字畫聯系,線條活潑而率意。

   “欣”字上曲折。全字由左右兩部分組成,王書左邊上重下輕,右邊上輕下重,形成對稱。右邊上曲折筆纖勁曲動,由左撇回鋒成環曲折,兩折平行,成為缺口圓圈,形成生動的結構。

  顏書“次”字上曲折,全字左輕右重,上曲折緊收,有折筆意而形實,如同一頂帽子,渾厚而有意趣。

   “足”字連續折。王書全字上緊下松,上重下輕。第一折轉折厚重緊收,連帶第二折只是折筆回鋒,第三折曲筆折,第四折提鋒轉筆,折折各有不同。

  顏書“死”字連續折,筆法單純,順勢而行。逆鋒回筆轉鋒為第一折,外圓內銳,左行回鋒提筆成第二折,順鋒環轉成第三、第四折。節奏起伏,線條順暢,氣勢宏大。

   “臨”(臨)字疊折。全字由兩組筆畫組成,王書重疊各折,各有變化。左旁疊折,有重筆折、曲筆折、短橫折等,右旁除第一折重筆折,下面都是連絲折,各折有收有放,錯落變化。

  顏書“臣”字左豎畫下筆隨意而重按,第一折連豎筆,第二、第三折豎畫收筆提筆往上意連筆斷,方筆轉折形如閃電,渾厚中方折勁挺。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