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各種形態捺筆的對比分析

  “又”字長捺筆,王書筆法一波三折,從左順鋒尖入筆,微向上再往下按,再往右上出鋒收筆,線條結實,捺筆鋒利。

  顏書“父”字長捺筆,也有三折之勢,但和王字極不同,行筆重拙,只是出鋒時回收出鋒尖,這與作者的書風、行筆習慣,甚至書寫時心態不同有關。

   “之”字平捺筆,王書曲直而舒暢,從上撇順鋒往左按回鋒提筆右行,逐漸下按停頓轉鋒重按回鋒收筆,收筆含蓄不露鋒。

  顏書“之”字平捺筆,化為點捺,與上撇化斜豎相連右捺點回鋒出尖,形象有趣。

   “人”字柳葉捺,王書筆形似柳葉,行筆飄灑,從左順鋒入筆順勢右下行,逐步下按后提鋒出鋒收筆。形象生動,筆法細膩,飄逸秀麗。

  顏書“天”字柳葉捺,其勢猶如柳葉隨風而飄,線條俏長飄逸,用筆肆意。

  “遷”(遷)字平捺筆,王書一波三折,用筆如楷,遒勁挺拔,重視法度。藏鋒入筆頓后提筆右行,逐步下按,收筆時停頓轉筆出鋒。雖如楷法,但不強調,故也可作行書筆法。

  顏書“遘”字平捺筆,平直筆厚,遒勁率意,上豎點往左帶后入筆右行,收筆回帶出鋒,筆法簡直,不作姿態,樸實簡潔。

   “隨”字中心平捺,王書起筆輕盈,波浪起伏,收筆回帶而不出鋒,姿態優美,飄逸動人。

  顏書“”(璉)字中心平捺,全字左右均是重筆,中間寬松,豎筆輕快,往左帶出回鋒下捺,收筆藏鋒,輕快飄逸,渾厚含蓄。

   “跡”字平反捺,王書全字筆畫空靈,極重姿態。捺筆由豎筆往左出鋒后,立即順勢輕按入筆右行,中途稍按轉筆平行回收。線條秀麗,姿態優美。

  顏書“逼”字平反捺,全字中心緊密,“走”旁外展,故捺筆長,由斜豎收筆往左蹲后回鋒,徐徐下按,收筆前稍停轉筆往上收鋒。渾厚勁挺,形如樸刀,力強勢雄。

   “遊”(游)字平捺,王書全字右緊左舒,捺筆成八十五度角,寫得甚舒展,收筆回鋒藏鋒,以存含蓄,免于飄浮。線條平中有曲,曲中仍平。

  顏書“逆”字平捺,全字略傾斜,豎筆直右下,逆鋒入筆,捺時鈍拙,厚重拙樸,力感甚強。

   “矣”字小捺點,王書全字橫輕豎重,捺點細鋒入筆重按回收出枯筆,秀中藏拙,拙中有巧。

  顏書“夫”字短捺筆,筆法與王書“矣”字用筆基本一致,只是稍長,與全字筆畫協調,收筆時先往外回鋒往內稍出鋒,使勢不盡而力更強,顯得氣勢宏大。

   “終”字反鉤捺,王書全字左緊右松,為求變化,化捺筆為回鉤,輕巧鋒利,猶如橫放鉤刀,靈巧姿麗。

  顏書“亡”字為豎橫反鉤捺,順鋒右下行,轉筆加按,收筆回帶成銳角,線條流暢輕巧,靈動秀美。

   “故”字大反捺,王書全字左靠上,右靠下,故要用大反捺,收筆不出鋒而用反鉤。采用何種筆法,與全字的字勢有著密切的關系,如用捺筆出鋒,結構就不穩重。

  顏書“牧”字也是大反捺,全字左收緊,右寬松,右旁又上收緊,下舒展,但因右撇筆短,故右捺也不能出鋒,只成反捺。顏書寫得干凈利索,取勢微妙,左上進筆,收筆回鋒。

   “欣”字轉筆捺,王書全字左重右輕,故下筆捺要重而短,左順鋒入筆,逐步下按,蹲鋒往右上,用筆尖往下回鋒收筆。形如落葉,形象精妙。

  顏書“矦”(侯)字,中宮緊密,左撇重筆,故下捺不宜長,回筆下帶,線條輕盈,形同彎刀。

   “外”字右甩捺,王書全字左收右放,右甩捺才能和左旁協調,鋒從左出入筆,往右按,轉筆往下,用鋒尖出鋒收筆,形如葉片,巧麗灑脫。

  顏書“爾”字右甩捺,全字筆畫單純,左收右放,右點成反捺,收筆時轉鋒反鉤,與左點呼應,又顯宏大氣勢。

  “之”字下蹲捺,全字筆畫簡單,王書上兩筆向左,下兩筆向右,左右上下呼應,疏密變化。故下蹲撇重按藏鋒,使全字穩定緊密,形重如石,端莊典雅。

  顏書“之”字下蹲捺,筆畫連帶,捺筆重而鋒藏,粗拙渾厚。

   “浪”字斜拖捺,王書全字結體緊密,筆畫繁多,故捺拖長,以增加變化,也使氣勢外展,否則顯得無生氣。線條飄動,收筆含蓄。

  顏書“承”字斜拖捺,全字形象有趣,如同正欲飛起的鵝。捺連撇筆,重按轉筆出鋒,形象如鳥,仰頭翹尾,渾厚生動,古拙有力。

   “夫”字長捺筆,全字筆畫少,王書左緊右舒,故捺筆瘦長苗條,鋒尖入筆后往右下行,收筆略按,藏鋒,挺拔飄逸。

  顏書“父”字長捺筆,全字前三筆緊收,捺筆伸展,雄壯強健,極有分量,形態生動,厚重而不笨拙。

   “之”字短平捺。王書《蘭亭》“之”字形態變化豐富,雖然只四筆,但有多種寫法。此“之”前三筆收緊,下捺筆伸展,收筆時重按轉筆后筆鋒往下收,有伸而不展、銳而不脆之妙。

  顏書“仁”字,化橫畫為短平捺,以和“亻”旁聯系,順鋒入筆后右行翻筆下撇,形如樹杈,強勁勢足。

   “大”字直捺,王書全字左緊右展,故成直捺。左撇緊收讓出空間,使捺筆可以伸展,順鋒入筆往右下直行,邊行邊按,收筆時轉鋒聚鋒出筆,平直而有勢。

  顏書“大”字直捺,全字上收下放,左長右短,順鋒入筆右行,回筆出鋒,左右形成開闊的氣勢。

  “及”字波折捺,王書由于其它筆畫都是輕捷俏麗,故捺筆是重筆,一波三折,起伏變化,姿態生動。

  顏書“及”字波折捺筆化為回環筆,讓出中間大塊空白,兩頭緊密,虛實變化,曲折有勢,流暢生動。

   “懷”(懷)字點捺,王書全字筆畫稠密,空位有限,故結構緊密,欹側取勢后讓出腹部空間,撇、捺筆短而厚重,入筆一順一反,非常緊湊,厚重有力,順逆有態。

  顏書“銀”(銀)字點捺,上頭“日”字緊收,豎畫靠左,讓出空白給撇捺,捺筆順鋒右按,聚鋒收筆。形似兩片葉子,筆勢舒展。

   “敘”字長反捺,王書全字左緊右舒,左繁右簡,左上右下,故用長撇長捺,順鋒入筆,順筆右下,逐步下按,收筆回鋒。細勁挺拔,筆長勢足。

  顏書“史”字長反捺,全字上緊下疏,撇筆向上,反捺厚重,收筆藏鋒下收。強勁堅實,穩定有勁。

  “不”字翻轉捺,王書以撇豎交處為中心,筆畫四面輻射,故此捺筆用翻轉筆,以造變化,使全字有旋轉感。寫時順鋒從左方橫入,往右蹲筆,轉鋒回鉤,姿態曲折多姿,情趣盎然。

  顏書“夫”字,全字結體從二橫分開上下,各占一半,左撇下部短,故右捺長,順鋒入筆斜向右下,收筆時先往右轉筆,再往左下出鋒,這一翻轉增加了變化。

  “殊”字反切捺,王書以長橫畫分為上下各半,故捺筆只能用短捺,反切如刀,厚重方挺,富有筆姿。

  顏書“大”字,上緊下松,氣勢寬宏;左撇長筆,故右邊短捺,回鉤更顯得整體飽滿。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