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各種形態撇筆的對比分析

  “人”字左撇,王書寫得短而有勁,從左入筆露鋒右按,迅即轉鋒往左下行,邊行邊提,收筆出鋒。左短撇為收,為下一筆提供空間,使右捺伸展。

  顏書“人”字則不然,左撇長,起筆極有趣,左出鋒入筆后即轉筆往下,猶如一蛇頭,然后轉筆往左下斜行,收筆時逆鋒離紙面。長撇使右捺起筆可以放在撇的下部分橫出,雖然線條細勁,但氣勢很足。

  “及”字左長撇,王書入筆收筆鋒利,線條勁挺,出鋒自左上入筆如刀切,右蹲后迅即往左下斜行,收筆時下蹲回鋒往上挑鋒離紙。

  顏書“及”字,左長撇則另種趣味。順鋒從右入筆,一波三折成曲線往左下行,收筆略呈回鋒。這一斜撇的處理,與王字不同,使“及”字下部分留出大塊空白,為的是右旁筆畫可以曲折連筆。在寫這一撇時,書者對右旁的連筆寫法已心中有數,“意在筆先”了。

   “或”字右翻轉撇筆,王書“或”字成縱勢,右撇筆處在“戈”字下部,猶如新月掛柳梢。起筆時從右上鋒朝左,入筆后轉筆往左下,穿戈筆后繼續往左,成曲狀。

  顏書“成”字右翻撇筆,長戈斜撇,直來直去。寫時逆鋒往右上回鋒轉筆再往左下撇,收筆藏鋒,其它筆畫都是重按渾厚,撇筆倒顯得隨意,但很有氣勢。

   “大”字長彎撇,王書結構欹側取勢,故以左讓右,左撇收緊,右捺延伸。左長彎撇取勢上重下輕,上放下收。起筆逆鋒向左上回鋒下蹲轉筆下行,過橫畫后即往左撇。上部分重,正是與捺筆協調,才有穩定感。

  顏書“大”字長彎撇,卻是上收緊下放開,上短下長,左右如開弓,顯示全字的氣勢。起筆從左上逆鋒回蹲往下左撇,猶如彎弓,強勁有力。

  顏書“使”字左上側撇,藏鋒入筆,藏鋒收筆,自然遒勁。

   “俯”字左上側撇筆,王書從上入筆后即轉筆,順鋒翻轉左下蹲收鋒。姿態飄灑伸展。

  “和”字上短撇,王書藏鋒右蹲回鋒提筆左撇,短而有勁,如“八法”中鳥啄勢,動感勢強。

  顏書“移”字上短撇,與王字短撇不同,從上細鋒入筆,往右蹲迅即往左撇出鋒,上輕下重,撇有飄勢,與豎畫下沉相呼應,穩重中有飄灑感。

   “在”字斜長撇,王書有下沉感,起筆后似長驅直入,力點在收筆,左邊筆畫重,右下輕,但因短豎有力,故全字穩定端莊,并有輕重、疏密等變化。

  顏書“不”字斜長撇較短,全字寫得很活躍,動感強,四筆化為兩連筆,橫畫收筆后往左下撇,藏鋒收筆,運筆快捷,收筆下沉,勢強力重,左緊右松。

   “今”字上左側撇,王書全字上重下輕,“人”字伸展,下部往中間收緊,左長撇極有分量,特別是起筆很有動態,鋒從右上入迅捷右頓,轉鋒往左下行,重按,左撇出鋒,勢強厚重,又有姿態。

  顏書“念”字上左長撇,全字是上緊下松,左撇長而下壓外飄,右捺厚重而短。左撇起筆從左上入鋒往右下蹲,迅即轉鋒左下行,中間往左下撇,形成一種波勢,頭重下飄,線條遒勁。

   “然”字并列撇,王書寫得厚重有力,氣勢非凡,相互呼應,多種變化。前兩撇,連續短長撇,由右出鋒入筆轉筆左撇即方筆收回轉入第二撇枯筆出鋒,重新起筆往下轉筆往上撇,連絲從右入筆往下點撇,最后筆鋒左起右入,長撇而下往左撇出鋒。形成長短、粗細、曲直等多種變化。

  顏書“城”字并列撇,“成”字左第一撇細勁端莊,第二橫筆連上撇筆,連帶轉筆再撇出,收筆往上挑,第三撇為戈中撇,勁直而有氣勢,全字有直曲、輕重變化,活潑而端莊。

   “為”(為)字中心長撇,王書全字寫得輕巧勢足,長撇猶如一根細竹竿斜插在泥土中,點起筆如鉤往右上挑,轉筆往左撇,下接四點波線,頗有意趣。

  顏書“為”字中心長撇,與王字筆法相似,大同小異,但下筆厚重,行筆較慢,收筆藏鋒,拙中藏巧。

  “相”字撇中帶挑,這是行書常用筆法。王書“相”字起筆輕,斜撇下蹲回筆挑帶絲出鋒,收得緊而強勁。

  顏書“櫬”(櫬)字左撇帶挑,全字分三組,各有其勢而又相連,左邊“木”字頭傾左,下靠右,故左撇在橫畫處起筆,往左撇出,收筆即轉筆往上翻筆成曲線斜線往右,然后又向上挑起。顯得特別隨意瀟灑,不計工拙,書寫肆意。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