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各種形態豎畫的對比分析

  “年”字長豎畫是重點筆畫,王書懸針收筆,厚重有力,收鋒勁利。

  顏書“年”字長豎畫,厚重粗壯,強勁有力,氣勢雄勁,微帶曲意,直中有曲,很有感染力,收筆也是懸針法,爽利、渾厚、灑脫。

   “俯”字左下豎,王書筆尖順鋒入筆,往下行,蹲鋒往右,回鋒收筆,略出鋒與上點連系,挺拔強勁,飄灑鋒利。

  顏書“作”字左下豎,只作豎點,渾勁有力,如同墜石,與右旁短豎遙相呼應。短撇短豎寬松舒展,而右旁三橫一豎則顯緊密,形成疏密變化。

   “仰”字右下豎,王書鋒尖轉筆入鋒,下行漸往下按,直到回鋒左挑,出鋒收筆,與左旁呼應,使右邊收緊,全字具有穩定感。

  顏書“節”(節)字右下豎,全字中下部分筆畫收緊,上部分伸展,然而下部分留有空白位置,右下豎作短畫,略往左撇,顯得寬松,且與下部分筆畫收縮協調,不使過長。

  兩者的處理完全不同。“仰”字為橫勢,下短豎短而帶鉤。“節”字雖然是縱勢,但顏書成三部分, “即”字左旁收縮往上,而“卩”短豎則往下,故留有空白位置,正因為這樣,它不能是長豎畫,而只能是短豎并帶有往左撇筆意。

   “引”字右長豎畫,全字左緊右伸,左密右疏,故王書右長豎筆上部靠左,下部往右。左邊出鋒入筆,收筆用垂露,勢往右而兩頭往左,左右呼應以形成統一變化,筆畫強勁有力。

  顏書“刺”字右長豎畫,全字也是左緊密,右舒展。故右長豎成弧形,猶如彎弓半月,兩頭細而不露鋒,腰身厚重,全字渾厚靈活,拙而有趣。

   “化”字左右豎畫,王書左右背勢而發,如同“八”字意,筆畫少,既要穩重,又要變化。左豎猶如一翻葉,順鋒入筆,先左后右逐步下按往左,下蹲后往左出鋒。

  顏書《祭侄文稿》無類似字,“德”字左撇筆,其筆法如同“化”字短豎,線條飄逸。

   “蹔”(暫)字長豎畫,王書把“足”字移位在“斤”字下,讓位給“車”旁,故“車”字中心畫成長豎筆畫,使全字更緊密。寫時入鋒即轉筆往左行后往右,形成左曲勢,收筆時鋪筆右蹲左出鋒,成方筆,與全字呼應。

  顏書“楊”(楊)字長豎畫,左鋒入筆右蹲轉筆往下行,藏鋒收筆成垂露,猶如入土木樁,挺拔強勁,厚重勢足。

   “由”字左短豎,王書寫得既有姿態,又有力度,入筆時順鋒尖下蹲,收筆時回鋒向右,勢斜而略微曲,不呆板,不油滑。

  顏書“土”字短豎,因處中間,用筆雖然大體相同,但也有不同,收筆不回鋒,起筆無鋒尖,故有個逆鋒向上回帶用筆,勢曲而厚重。

   “同”字圍框左豎畫,王書全字左輕右重,左枯右濃,枯而不竭,濃而不腫,采用內擫法,筆鋒枯筆順鋒入筆輕下,略回收,起筆和橫畫起筆遙相呼應,收筆處左斜右收。

  顏書“圍”(圍)字圍框左豎畫,全字形成三條縱勢筆畫。左豎畫率意下沉,猶如藤瓜,遒勁肆意。右豎轉筆不提鋒圓轉而下,收筆時重按頓,略略往左出鋒收筆。外拓法,兩筆豎畫往外拓展,渾樸雄強,正面視人。

  “帶”(帶)字并列短豎,王書多畫起筆乖巧不雷同。第一豎畫起筆如點,筆鋒左上順鋒尖入筆,往右下頓,轉筆曲下行。第二豎畫筆鋒鋒尖往右順鋒入筆,繼續逆勢而行,中間轉筆往左,收筆往左出鋒。第三豎畫中間順鋒右蹲后即轉筆略往左下曲行,收筆前即往右收筆,以便與第四豎畫呼應。第四豎畫起筆順鋒尖右蹲后即轉筆往左下行,收筆時略往左出鋒尖。各豎畫起收筆有同有異,順勢背勢,相互呼應,形成統一中的多種變化,用筆細致有法,豐富多彩,說明作者嫻熟的技巧。

  顏書“舋”(釁)字,并列短豎,第一豎畫輕盈下行。第二豎畫起筆順鋒入轉筆下行,收筆回鋒帶中間短豎上挑。第三短豎鋒尖頓后起筆往右上,轉鋒稍按下行,收筆蹲鋒重按入中間豎筆,連絲入第四豎畫,轉鋒往下,收筆回挑逆上圓轉往左出鋒。線條高低直曲,重輕錯落有致,如同游絲飛動,虛實、黑白變化豐富。

   “幽”字并列三短豎,王書安排這三豎甚考究,先寫中畫,從左方鋒尖入筆后猛轉筆,下行猛收挑出,十分強勁有力。然后隨鋒從右入左豎起筆,往下蹲鋒,收筆回鋒成方筆,甚有姿態,又與中心豎畫起筆遙相呼應。右豎短畫從左入鋒,往右斜蹲后迅即轉鋒下行,往左斜蹲轉筆,收筆挑出,然后寫下橫畫。長短左右呼應,挺拔犀利,統一而有變化。

  顏書“山”字寫法則不完全相同,中心豎畫逆鋒往上回鋒下行,收筆左挑連絲,順勢往左曲筆下按,轉折時稍提后重按往右斜筆,收筆時提鋒斜蹲,猛挑成銳角收筆,形成曲直、剛柔、方圓、虛實的變化,樸拙中具有靈秀。

京香julia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