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各種形態橫畫的對比分析

  “大”字長橫畫,王書順鋒入筆,斂鋒收筆,純用行書筆法,但收時筆畫完整,行筆快利。

  顏書“大”字卻用短橫畫,這與整體上緊下展有關系,撇筆長,捺筆伸展,顯示出雄強氣勢。

   “天”字長短橫畫,王書上下畫相互掩映,下仰上,上覆下,下畫長往上翻意連長撇筆,上畫為了避讓故往右而短,捺筆起筆正與第一橫畫起筆相吻合,形成全字左緊右展的欹側取勢,筆畫秀美瀟灑。

  顏書“天”字長短橫畫,上下畫間靠筆畫態勢相連,為了左緊右舒的結構需要,上橫畫短而平直,避讓靠右,下筆橫畫長而上仰,與上橫畫呼應,方筆起筆,收筆下蹲出鋒。左撇短而右捺長,整個取橫勢,與王字“天”取縱勢相反,各有意趣。

   “惓”字重疊橫畫,王書上筆往下連帶第二橫畫,筆斷意連,第二橫畫長,左伸右收,收筆時逆筆上挑,接長撇筆,兩筆縈帶交錯,顯得筆畫緊密而靈巧。

  顏書“余”字重疊橫畫,上帶下,下帶上,上橫畫成點起筆上仰,下橫畫平上挑帶豎筆,側向一邊形成線條密度,而讓出右邊更多空白,造成虛實、黑白變化。

   “所”字細腰長橫畫,王書順鋒入筆后稍稍提筆,往右上曲行后下蹲回收不露鋒,有一波三折之勢,秀巧靈活又具動態。

  顏書“何”字細腰橫畫,也是順鋒入筆,右行曲背隆起再往下行收筆回帶到“口”字起筆。其它筆畫均厚重,唯橫畫輕而呈波狀,使全字起變化,渾厚而又靈活。

  “契”字下細腰橫畫,王書順露鋒下蹲轉筆右行,轉筆后即稍稍提起往上斜行逐步下按至收筆成斜曲線。起收筆上翹下俯,反勢呼應,起落變化。

  顏書“壬”字細腰長橫畫,起筆重按提筆上行,收筆下按,左伸右收。之所以這樣處理是因為上下橫畫均是重筆,需要中間長橫腰細,各筆均有姿致,造型優美。

   “其”字上短橫,王書兩頭下垂,兩豎畫則起筆如犄角,左往上,右往左,兩筆出鋒甚有姿態,上仰下俯。橫畫起筆則鋒尖起筆逆上轉筆下蹲右行收筆,平直短橫畫襯托出兩豎畫起筆的變化。

  顏書“其”字,由上字縈帶曲筆入鋒,轉折右行,收筆逆鋒上帶豎畫,形成斜三角,豎畫對上角畫出兩塊黑白,具有虛實、黑白的變化,線條錯綜。

   “事”字橫畫下帶筆。橫畫下帶有連上啟下的作用。王書“事”字橫畫長而有勢,到收筆提筆右頓猛往內鉤,勢猛鋒利,細勁有力,如同鐵線崩緊,富有彈性。

  顏書“事”字,行草筆法,橫畫上帶下連,承上啟下,成兩個直角折,方折銳利,豎畫穿過起收點,成“8”字形,甚有風趣。

   “至”字轉筆短橫。行書本有草書筆法,王書“至”字將短橫連筆使轉,從豎筆開始起筆,到收筆時提鋒轉筆往上成曲線,筆鋒到曲線上部時逐步下按,過豎筆后轉筆往下左側行,順鋒轉筆下按右行,停頓后往上挑,形成粗細、曲直、縱橫的種種變化,線條利索,筆畫完整,姿態優美。

  顏書“玉”字轉筆短橫,有異曲同工之妙,從豎畫下行收筆時提筆向左上挑,然后轉筆下按成曲線交豎畫下行,再往左下挑出,轉筆向右挑出鋒,也是形成曲直、輕重、剛柔變化,線條圓活,姿態優美。

  “盡”(盡)字多組橫畫,王書寫得筆法豐富,多種橫畫而無類同。第一橫畫順鋒起筆仰上;第二橫長畫起筆與第一畫勢背,但起筆時轉筆入鋒成反鉤與首筆呼應;第三筆橫短畫順鋒入筆,厚重平整;第四橫畫順鋒入筆稍長而細,收筆時上帶出鋒;第五橫畫起筆重提筆右行轉筆右蹲成細曲線;第六橫畫起筆向上仰鋒入筆,筆畫左伸右收,左輕右重。這種起收筆的豐富變化,顯示出王羲之的純熟技法和高度藝術水平。

  顏書“羞”字,也是多組橫畫的字,則是另一種風格。靠粗細、長短、方圓、橫直、參錯、黑白等變化,形成渾厚中有靈活。上三筆為不等長的橫畫,取勢也不同;第四橫畫細,只是入筆后一帶而過,即轉折;第五為橫畫點;第六橫畫下帶,完成全字。風格拙樸而錯落變化,雄渾而靈巧。

   “能”字連筆橫畫,也是連筆草法,使轉和點畫,靜和動結合的寫法。王書此字左緊右展,故“月” 字收筆上帶到從右上側空白處轉筆入鋒下撇,勁利勢猛,不提筆即轉筆右按行,蹲鋒上挑,用筆捷速銳利,跳躍靈動。

  顏書“階”(階)字連筆橫畫,從左豎筆上帶順筆橫行,然后鋒穎上轉到短豎筆,收筆右鉤進入第二橫畫,又上帶進入短豎,下行轉筆右蹲回鋒平帶到“日”字左豎,上挑往右成曲斜線,然后又一曲線內鉤,橫直斜曲,穿插變化,靈動流暢,姿態優美。

   “一”字長橫畫,王書接近楷書,左轉入,右蹲鋒回帶,細腰欹側。

  顏書“三”字長橫畫,因上有右側勢兩短橫點,故第三長橫從左側勢起筆,從左往上,左伸右縮回帶收緊,形成上下的變化。

京香julia种子